琅十八_

【副四】小橘子皮被张曰山偷吃啦(三)

陈皮瘫在位子上,表示已被爹妈逼的身体被掏空.

最后的结果就是被美女空姐强行扶正,嗯,就跟他陈皮教小弟们哦不,是熊孩子们排排坐一样.

隔壁那位噗嗤一声.

陈皮斜眼一瞪,入目是个芝兰玉树的人儿,坐的笔直,似位军爷.陈皮嘴角一扯,哟,这不是那位日山嘛?

“笑什么笑,劳资就爱这么瘫着你能管我吗,这可是时下最流行的四爷瘫!”陈皮的白眼快要翻出天际.

二月红以发现八卦的动作鬼鬼祟祟跑到这边,看见张曰山就乐了:“小曰山?!哎哟喂,你看这我们家皮皮跟你真是有缘,我们家皮皮可好了,会做家务,会带孩子,还会按摩呢!?”

还未等二月红说下去,陈皮就倏地站起,捂住二爷的嘴准备把他送回位子上接受丫头的教诲.

还未靠近那边,丫头就咳嗽了起来,断断续续道:“咳咳...皮皮...你爸..这么大年纪了...就是想给你找个好归宿...你看这曰山人好颜好家里还挺富裕的,给你做小攻也不亏啊是吧?”

被捂住嘴的二月红:“素啊素啊!”

陈皮有种想指天长啸的冲动,
上帝啊把我的高冷总裁老爹和温柔贤惠妈妈还给我吧!
我的爹妈不可能这么腐!

然后还没伸手,就被空姐强行塞回了自己的座位.

张曰山微微侧目,看着陈皮一张秀气的娃娃脸,还鼓着腮帮子,可爱的紧.不过最可爱的,还当属他那双激萌的下垂眼.

听二爷说,陈皮也算个多才多艺的人了,瘫着的样子真想只被剥开的小橘子皮.

对!就是小橘子皮!

张曰山暗暗在心里确定了这个属于他的专属称呼.

下了飞机,红家的司机已经等在机场外了,待二月红和丫头上了车,陈皮准备上车的时候,“砰---”二月红毫不犹豫的关上了车门,并苦口婆心地对自家皮皮说:

“皮皮呐,你要给爸比和妈咪一点二人空间,所以呢,你自己打车回家吧.Bye~一会儿我跟你妈一起下厨给你做大餐啊!”然后他就潇洒的朝司机挥挥手,示意开车.

陈皮愣愣地看着自家车子扬尘而去.

皮皮:一脸懵逼+无语问天.JPG

远处又驶来一辆卡宴,一个头探出来,对着陈皮道:“先生要上车吗?”

陈皮想着自己钱包被他爹在北京的时候就打劫了,现在身上别说毛爷爷了,就连一个钢镚都没有,反正自己身手这么好,也不怕别人害他不是?

陈皮打开车门,毫不犹豫的钻了进去.

嗯,陈皮后悔了.因为里面除了刚刚那个司机,还有一个人--张曰山!

“How old are you?”陈皮又翻了个白眼.

“啥?”某只海归日山很懵.

陈皮的白眼成波向张曰山奔去:“怎么老是你啊?我一个黄花大小伙子的,你这样我很困扰诶.”

陈皮说话的时候会微微蹙眉,张曰山趁着其翻白眼,伸手抚平了他的眉.

这个动作倒是把陈皮吓了一跳,瞬间缩回了车门边,又瞪着张曰山道:“干啥啊你啊,我我我我可是直的,你你你别动手动脚的啊!”

眉心还有那人指尖的余温,暖暖的,他的心似乎颤了一下.

张曰山又看了陈皮半晌,后面动静有些大,惹得司机等红灯的时候忍不住转过头打量陈皮.

“看啥呢看啥呢!好好开车!”结果就被陈皮骂了回去.

司机:少夫人好泼辣喔,我要先讨好他!(-᷅_-᷄)

陈皮一会儿摸摸车座,一会儿摸摸车顶,啧了半天终于啧了一句话出来:

“啧 资产阶级的大毒瘤!你也不怕人家背后戳你刀子?”

张曰山声线清亮,又带着些许慵懒:“我有钱,我乐意~”

“给你厉害的,你咋不上天呢”陈皮翻白眼翻得眼睛有点抽筋了.

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司机把车已经开进了别墅区.

待陈皮回神,发现已经在自己家附近,便有些奇怪:“诶?你咋知道我家在哪儿?”

不过车却停在了自家别墅的前一栋别墅那儿.

“喂!别停啊!我家在那儿呢!”陈皮冲着司机道.

张曰山扯过陈皮,在他耳边轻轻道道:“因为这栋别墅,是我的.”

陈皮觉着耳朵那儿痒痒的暖暖的,脸上温度迅速升温,整个人都有些软了.

司机:啊~没眼看啊~这样迟早会被闪瞎的哇~不行!我得给自己的眼睛配副墨镜还有保险!(๑`^´๑)

评论(3)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