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十八_

垃圾话无效·九

黄默初三毕业了,卢瀚文也成了蓝雨的队长。


当年的剑与诅咒,
终于过上了没羞没臊无下限秀恩爱秀女儿秀女儿成绩单秀女儿奖状秀女儿奖学金的生活。


黄少天开了个书店,挺文艺的,有沙发卡座,前台的橱柜还放着索克萨尔和夜雨声烦的手办,离蓝雨俱乐部也很近,四五分钟的路程。


7月7日 9:00
黄少天抓起手机,以职业选手的手速,拨下了查分号码。


“您拨打的用户是空号...”


“妈,网站也进不去...同学群里说要座机打!”


黄少天又以职业选手的手速用座拨了那串号码...


“默默,打不通...你别急,我再试几次,你让你爸用他们公司座机打。”


黄少天试了几次不行,直接在职业选手群里求助了。


夜雨声烦:女儿中考查分,各位叔叔阿姨姐姐妹妹哥哥弟弟的,帮忙用座机打个电话查查,1688****,没座机的上网查我把准考证发给你们,实在挤不进去,哎,人老了,手速不行了,查到的我帮你们公会抢五次boss机会不等人快啊快啊快啊!

夜雨声烦:[图片] 网页链接

流云:黄少我用俱乐部座机帮默默查!

沐雨橙风:外省可以查吗?我帮你上网查吧!

一枪穿云:...一起

无浪:队长的意思是说,我们轮回全队帮查。

王不留行:我查到了,帮抢5次boss

木恩:可以叠加吗?我也查到了,前辈帮微草抢10次boss吧。默默成绩很不错哦。

君莫笑:兴欣技术部全体员工都查到了,少天辛苦你了啊,我得找罗辑算算这得多少次。

夜雨声烦:喂,你们好歹给我发过来我家默默多少分吧,有这么趁火打劫的吗?我家老喻已经查到了,不跟你们讲了,现在都这么心脏的吗?[黄少天不想说话.JPG.]

石不转:别撤回耍赖,我把成绩截屏给你。

您的好友夜雨声烦已下线遁了。

“默默你好棒啊!附中很稳啊!说吧,想去哪里玩,我让你爸请假,我们一起去!开不开心?激不激动?噢,记得挑有战队的地方,可以被请吃饭。”


黄小老板拿起了摆设小算盘拨了两下。


“...妈,我现在就一个要求,把我的房间换到离你们远一点的房间好伐,我想好好睡觉。”


黄少天老脸一红,看着黄默标准的“^_^”脸,竟然不知道说什么好。


黄少天再次拿起刚刚查分无力而被嫌弃的手机,发了条微博。


黄少天_V:小心脏的中考分数查到了,我现在就是有点后悔为什么要把教孩子这事儿扔给老喻,我的小话唠彻底变成小心脏了呜呜呜QAQ你赔我小话唠!@喻文州_V[成绩截图]


喻文州推开院门,就看到一大一小躺在躺椅上闭目养神,关上院门,门外是喧嚣,门内是静好。


就像刚退役的时候,他几乎是将退役和公开恋情的两天微博一起发出去的,然后就卸载了自己、少天和默默的微博,他就和少天牵着默默的手,一起爬过黄山,一起在西湖边散步,也一起面对世界的祝福。


喻文州_V:那再生一个?@黄少天_V



大概最好的结局就是,一家三口一起窝在书房里抢boss吧。


车前子:woc那一家又来了快点干掉boss!不然又白搭!


The end.
大概会有一丢丢番外的^_^

【喻黄】垃圾话无效·八

天色渐暗,喻大分析帝按住焦虑不安的黄少天。


“少天,你先冷静一下...”


“默默不见了!我怎么冷静!队长,你说她一个七岁的孩子能跑到哪里去啊,我怎么能把她丢给王杰希就不管了。”


黄少天愈想愈是后悔,又想起当时在孤儿院里看到黄默一个人离群的样子。


“少天,你放心,默默不会有事,你要调整好情绪,你相信我。少天,你看着我。”


黄少天眼眶里已经是有眼泪打转了,对上喻文州那双漆黑而幽深的眼睛,心才微微定了定。


“文州...谢谢你...我真的太担心默默了,她还那么小,万一碰上什么人贩子...”


“没有万一,默默不会出事。”


喻文州把黄少天拥进怀里,轻轻的拍拍他的背,希望这样可以安抚黄少天不安的情绪。


“少天,全明星赛马上要开始了,你 ... 可以吗?实在不行...”


“我行的,让经理再派人出去找默默,我可以的,文州。”


喻文州看着眼前人倔强的样子,笑了。


“好。”


喻文州这样的分析帝自然是猜到王杰希要干什么,默默当然没什么危险,想必,经理也有参与这件事吧。


蓝雨经理跟着选手们去选手席观赛的时候,看到喻文州对着自己很心脏的笑了一笑。


蓝雨经理:我害怕!


全明星赛进行到了职业选手和现场观众互动的时候。


主持人拿着稿子邪魅一笑。


“这次的幸运观众是由我们的蓝雨正副队喻黄为一组抽取两位,以及十年对手的韩叶为一组抽取两位。”


底下霸图粉一片哗然,韩文清上台的时候扫视了一下“一片哗然区”,空气突然安静到想交钱包。


黄少天一直兴趣缺缺,整个人沉默寡言起来,吓得主持人以为他是周泽楷。


“很好!喻队和黄少已经抽取了两位幸运观众,分别是C区2排10座和E区8排10座!”


接着主持人也对那两位现场观众进行了少量采访。


叶修在摇号的时候,瞟了一眼选手席上的王杰希。紧接着就是韩文清摇号,主持人摸了摸自己的钱包,紧压着交出钱包的欲望。


“这次的两位是,A区2排23座的观众和D区21排的6号观众!”


黄少天就看到一个小不点从A区跑了上台,追光灯下,看清了眉眼。


“默默?”


“啊?黄少是认识这个小朋友吗?小朋友你今年多大了啊?”


“爸爸!”


黄默离黄少天还有点距离就迫不及待的扑了上来,黄少天忙上前抱住。


主持人凌乱,
现场观众凌乱,
王杰希高深莫测的眨了眨自己较大的那只眼睛,
喻文州露出了心脏的笑容。


“我叫黄默,今年七岁...我爸是喻...愈来愈帅的黄少天。”


黄默凑近话筒,按着王杰希教她的话,一字不差富有情感地讲了出来,忽略中间差点顺口说出的。


观众席嘈杂一片,黄少天方从找到默默的喜悦中回神。


“我来解释一下,默默是我的女儿,不管亲不亲生,她是我最最最可爱的女儿,也是蓝雨的小公主,很高兴我们终于可以摆脱蓝雨庙的笑称了,叶修下次我找你PK可不许笑蓝雨是和尚庙了,还有下次PK不许躲!我要直播给观众们看!”


旁边另一个观众被无视地彻彻底底,这会儿主持人才想起来做了个简单的采访。


观众席又爆发讨论,起因是黄默转职职业为魔道学者。


庙粉吓晕,药粉懵逼。


等到结束互动环节,黄默就直接被带回了选手席,导播还给了她被黄少天抱着和蓝雨选手打招呼的特写。


“哇,默默打的很不错哦!就是要不要换个职业玩,比如说术士啊什么的。”


郑轩凑到黄默旁边想要潜移默化的改变小默默的想法。


“不要!郑轩叔叔,你帮小卢哥哥做完作业了吗?”


K.O.郑轩败。


黄默被黄少天一直抱着,黄少天却一句话也不跟她说,她也不知道该怎么才好。


等到战队选手都走选手通道的时候,黄默小声在黄少天耳边说:


“妈妈,对不起,我想给你一个惊喜的。”


黄少天不说话。


“妈妈,我真的不知道你会这么担心我的,我不是有意这样的...对不起。”


小默默一边道歉一边使眼色给喻文州求助。


“少天,默默也不是故意的...”


“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你就看我急的跟热锅上的蚂蚁似的!你们父女两个啊!哼!”


黄少天把黄默往喻文州怀里一塞,跑到前面去了。


“爸爸,你好像被冤枉了...怎么办啊...”


“走吧,我们可能要一起跪键盘了。”


“哎...”


黄默趴在喻文州肩膀上像个小大人似的叹气。


悄咪咪跟在这家三口后面的戴妍琦和楚云秀露出了不可描述的笑容。


戴楚二人:嘿嘿嘿


【喻黄】垃圾话无效·七

黄少天现在躺在喻文州的床上,枕着喻文州的手臂,腰上是喻文州的手,嘴唇刚刚被喻文州轻轻啄了一下。


“队长,我们是不是太快了?”


“我喜欢你,你也喜欢我,正常的恋爱顺序,不快。”


“我们是先有的女儿,再一起睡,最后表的白!哪里正常了!讲真昨晚全明星结束你就抱着我睡了一晚上你这种事后脸是什么鬼啊,女儿昨天被带去微草住肯定是庙粉转药粉了,蓝雨小公主职业魔道怎么搞啊,队长你在不在听我说啊!”


“少天,我的手臂麻了。”


“啊?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队长你的手臂没事吧,我昨天就是随口一说想枕你手臂...”


黄少天被喻文州圈在臂弯里,喻文州看着他喋喋不休,像是可以说到地老天荒也不停,他就那样听着,想听他一直说。


“文州,我觉得不行,我们还是去把默默接回来吧,你说好不好好不好好不好!实在不行,把小卢也送过去,美名其曰切磋,然后把默默给带回来。好像也不行啊,万一微草那个手速很快的那个,叫刘小别!神不知鬼不觉的把小卢也拐到微草怎么办!那蓝雨庙不就剩一群老和尚了吗QAQ就只有你和我能撑起蓝雨的颜值了,队长我们还肩负着拉低蓝雨平均年龄的责任。”


“你是说我们再生一个?”


“队长...我...不能生啊...”


喻文州看着黄少天惊恐的摸摸肚子,实在憋不住,噗嗤笑了出来。


在黄少天极度幽怨的注视下,喻文州才止了笑。


“少天,你怎么这么可爱。”


黄少天:我要冷静!我不能被队长的美色迷惑!
我可去你的吧,我的队长太苏了!要亲亲抱抱举高高!


全明星周的白天一般是组队抢boss,组队逛吃逛吃逛吃,也有很奇葩的,比如说,蓝雨日常补作业。


“黄少,帮我画一下对勾函数,呃,队长,这个带绝对值的函数帮我看一下它的值域...啊!黄少你画反了!”


徐景熙一进门就看到被扔的满地都是的试卷和作业本,一边帮着收拾,一边想要不要奶一下大家。


“小卢,你告诉我,你还有多少数学作业!”


黄少天看着真子集、补集还有什么交集,并集,彻底蒙圈。


游戏里多视角转换都没晕的喻文州,这时候也有些心有余而力不足。


“我去,还有这么多?!压力山大啊,走走走我把这些给兴欣的罗辑,就是那个高材生送过去,这种事情还是要联盟团结互助一下的。”


郑轩看着一沓考卷脑内弹幕全被刷成了压力山大。


门外蓝雨经理看着他们一个个沉浸在作业的海洋,露出了无奈的笑容,散发着慈爱的光芒(雾)。


喻文州接到了王杰希的电话。


“黄默,不见了...”


“王队,你在开玩笑吗?”


“我没开玩笑,”


王杰希坐在玩消消乐的黄默旁边,一本正经地说:


“黄默,真的不见了,对不起,我已经让人出去找了,你们也找起来吧。”


小默默刚刚闯过一关,顺带和王杰希击了个掌。


“杰希叔叔,你说妈妈会不会很担心我,晚上还有全明星,不会影响他们吧,我...”


“默默乖,你今天这样做,就可以解了你爸妈的后顾之忧了,你这是在帮你爸爸妈妈。”


黄默在偶像信誉度极高的注视下点了点头。


王杰希:嘿嘿嘿,我的小迷妹就这样相信我了。(大眼ooc状态)


蓝雨众人果断放下手中的试卷,带上口罩,决定随着已经跑的没影的黄少天一起去找本庙·看着挺放心·其实很能搞事·小公主。


最后被喻文州拦下。


“你们想引起b市粉丝骚动吗?别忘了蓝雨和微草的粉丝可是很不对付的。”


喻文州顿了顿,


“你们继续帮小卢看看作业怎么写,实在闲得慌就帮公会抢boss,找默默我和少天就可以了。”




【喻黄】垃圾话无效·六

全明星正式开始是在晚上,黄默没来过北京,看什么都新鲜,黄少天干脆拉着喻文州和王杰希一起逛逛。


喻文州是黄默硬要拉出来的,也不知道小姑娘打的什么小算盘;王杰希是北京人士,一天内逛北京,当然要找个熟的,总不能带着默默去他们来比赛之后去的酒店玩吧。


“爸爸!抱!”


黄默长的瘦瘦小小的,好不容易养的珠圆玉润了些,抱起来还是不怎么费力气。


“嗯,这就是前几天跟你说的王不留行的操作者,王杰希,叫叔叔。”


喻文州揉揉默默的头发,笑道。


“不要揉!乱了你梳吗(会长不高的)!”


一软一萌两个声音一道响起,喻文州的手一僵,抱着黄默转身揉乱了黄少天的头发。


黄少天先是和默默一起反对揉头发,被揉乱头发后不知该喜该怒,抱着头,一脸不满的看着喻文州。


“噗嗤——”


喻文州忍不住笑出声,低头捏了捏默默的脸。


“唔,爸爸不要捏默默的脸,妈妈的脸软,捏妈妈的!”


黄默捂住脸,迅速把喻文州的灭神的诅咒扔给了黄少天。


“还去不去玩了。”


黄少天把默默的一小缕头发别到耳后,点点她的鼻子。


“你看你把大眼叔叔都给等急了,太调皮了你。”


王杰希is watching you:难道不是你们一家三口特意秀恩爱秀圆满?当我没有蓝盆友的吗?我的治疗之神呢!


“王叔叔,你要带我们去哪里玩?是不是长城?还是故宫?”


“带你去吃北京烤鸭去不去?黄少天,我本来是打算带你们去故宫的,后来你叫我的时候,已经九点半了。”


王杰希抬了抬手, 像张新杰似的推了推他的隐形眼镜。


“那...去西单?好像有个挺大的荣耀周边店的。”


喻文州把默默放下,提议道。


“我车在外面,英杰和一帆好像去西单了,说不定能遇到。”


“我靠,大眼爸爸你要去捉奸?不不不,是观察未来儿媳妇?没想到啊没想到。”


黄少天捏捏默默的脸,一脸深谙于心的样子看着隔壁老王。


老王:我...我儿媳妇儿是从微草出去的能不好吗?有什么好观察的?我儿媳妇好着呢!


隔日头条:某原谅色队队长同某庙官配夫夫携女驱车出游。


由永远不会发行的庙药真爱报为您报导。


“哇!爸爸我看到你的*%#&”


黄默被黄少天捂住嘴。


“默默小声点,你这么大声你爸爸被怪姐姐抢走了,我和你到哪儿哭去啊。”


黄默深以为然的点点头。


喻文州和王杰希一前一后走进荣耀周边店,王杰希试图把眼睛控制到一样大,做出严肃的样子。


“黄少天跟你女儿说什么呢?”


“啊?大概是怎么攻下我?开玩笑开玩笑。”


喻文州转过去看到黄默凑在黄少天耳边嘀咕着什么,倏地,两人笑了出来。


王杰希看着喻文州脸上的笑愈发柔和,拍拍他的肩。


“看看小默默喜欢什么,说不定喜欢我的王不留行,小姑娘好像都挺喜欢修鲁鲁。”


“哦?说不定呢。”


喻文州不以为然。


然后,喻文州的笑容凝结在脸上。


“妈妈,你看那个好好看!我喜欢这个!”


某庙小公主不负众望地奔向索克萨尔和夜雨声烦旁边的...王不留行。


最后,喻文州大手一挥,把夜雨声烦、索克萨尔和王不留行的手办,还有一个修鲁鲁的布偶买了下来。


付款的时候,收银台姑娘看到信用卡签名是喻文州,险些叫了出来。


所幸被喻文州的笑容止住了,看的那个姑娘直泛粉红泡泡,最后由黄少天把默默塞到喻文州怀里,默默喊了声“爸爸妈妈我饿了”结尾。


收银台姑娘直接就发博:哇,蓝雨正副队和杰西卡一起到西单买手办,还有一个小姑娘叫蓝雨正副队爸爸妈妈,我是不是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喻文州女友粉疯,黄少天女友粉疯,喻黄粉觉得喻黄的大春天到了,暗搓搓的写起了文,蓝雨经理扶额想着大概要给黄少天接些学习用品的广告。


“文州?”


黄少天抱着睡着的默默发现喻文州正看着他,目不转睛的那种。


“少天。”


“嗯?”


“少天。”


“嗯??”


“少天。”


“队长,你中午没吃到白斩鸡是不是不开心啊?一会儿叫郑轩他们给你带点好不好,那个收银姑娘肯定把默默的事儿说出去了,唉,一会儿经理肯定训我...”


“我陪你。”


“嗯!!?”


“少天,不要怕,我在你身后。”


黄少天:我靠靠靠靠靠,女儿你快醒醒,你爸好像是在跟我表白,怎么办啊,在线等急!


王杰希很随意地带上了墨镜,很随意的(划掉)彻底对自己陪他们出来玩的决定做出了战术性错误的判定。


冬日渐寒,荣耀在继续,你我一如既往。

【喻黄】垃圾话无效·五

黄少天拿着梳子一边给黄默扎辫子一边跟张佳乐视频聊天。


起因是黄少天并没有get√怎样扎一个小马尾。


“那平时都是谁给你女儿扎辫子的?”


“我们食堂阿姨啊,吃早饭的时候顺便就给扎了。我们家小默默可乖了,食堂阿姨都排着队给她扎辫子。诶,这皮筋怎么这么细啊,能用吗?”


黄少天好不容易把自己小宝贝的头发弄成小揪揪,最后绑皮筋的时候,用力过猛...


崩了。


张佳乐捂脸,想要关掉视频,让黄少天自己一个人先凌乱会儿。


“默默,我们今天把头发放下来好不好,放下来我们默默还是很可爱啊。”


黄少天努力想把女儿的注意力从崩断的皮筋上移开。


“妈妈,你...”


小默默看着崩断的皮筋,叹了口气。


黄少天:女儿你这副无奈的样子是什么鬼?你叫我妈妈我都认了,你怎么可以这么嫌弃我!!!


“张佳乐你不许关视频,你给我把你的皮筋准备好,我马上带默默过去。我记得你有一个粉粉的,上面还带花的,你给我备着。”


张佳乐欲言又止,身后朦朦胧胧传来声音。


“乐乐在义斩。”


!!!


“woc你要转会义斩了?不对啊乐乐你不是要搞大事情拿冠军吗,妈呀!你又跟孙哲平好上了?呜哇,我还没搞定我家队长呢,张佳乐!我们是好gay蜜来的!你等着全明星我虐的你百花式都打不出来。”


黄少天倏地发现自己在女儿面前爆了粗口,忙捂嘴用眼神跟默默解释。


“你等十分钟到霸图那层去,我送乐乐回去。行了,至于虐乐乐,你先打过我的狂剑再说吧。”


“孙哲平!乐乐可是我的好...”


孙哲平关掉了视频聊天。


黄少天突然不想说话,他想去跟宋晓借副墨镜用用。


“妈妈,你...要搞定爸爸?”


黄少天看着一脸懵逼的女儿,扶额,他究竟是为什么才带着小默默一起跟张佳乐视频啊。


因为你不会扎小马尾。


“默默啊,你看啊,你爸也就是队长,是不是很苏很温柔,一看就是喝特仑苏长大的那种,你妈我呢,这么可爱这么惹人喜欢,一看就是吃可爱多长大的,我们俩是不是很配?可是你爸呢,脸皮薄,害羞,不敢跟我表白,表白你知道吗,就是表完白,我和你爸就能再一起了。”


“噢!就是爸爸跟你表白就可以了吗?那我去跟他说!”


说着就要跳下床,冲到隔壁房间去暴露某黄姓暗恋者的小心思。


黄少天长臂一挥就把默默的行为扼杀在了摇篮里。


“你说了还有什么意思呢?我们啊,要等你爸自己说。”


默默像是不大能懂的样子,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看样子,我得多给爸爸一些暗示了。默默想。


“那默默跟我一起去找乐乐叔叔好不好?”


黄少天抱起默默,取了房卡就出门找乐子啊不是找乐乐去了。


“诶,你说你爸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我天天往他房间跑,他真把我当好兄弟了?你说你妈我这大心脏能不能看你爸带个女朋友回来?”


黄少天小声在默默耳边唠叨,在黄默看来,就是活脱脱的
怨妇。


跟和食堂大妈一起看的电视剧里一样的怨妇,她更加坚定了要给爸爸多一点暗示,毕竟这两个人真的实在是配一脸,无意识撒狗粮也是撒一盆的那种。


“黄少天?”


黄少天本是在走道里等张佳乐,恰好碰到了林敬言。


“林敬言真的是太苦逼了。”


黄少天一看到他斯文败类似的推了推眼镜,脑子里莫名其妙的就想起了前几天刷微博刷到那条被疯传的微博。


不仅想到了,他还很嘴快说了出来。


林敬言脸一僵,又推了推眼镜。


“你们没事儿不能多练习练习,刷什么微博啊,别这样看我,我没买热搜,我的钱都攒着给方锐呢。”


黄少天:woc又是狗粮,我可去你的吧。


“那个,张佳乐回来没,我听说他和你一个房间啊。”


“你找张佳乐啊,刚刚孙哲平打电话过来,让我帮张佳乐给你找一个扎发皮筋,粉的,带花的,然后,张佳乐就不回来了。”


黄少天:!!!张佳乐!!!你见色忘烦!


林敬言取了皮筋给黄少天,看着黄少天变扭的手法,嫌弃的接过了皮筋。


“林叔叔会扎辫子?”


黄默被黄少天拽的头疼,看到林敬言接过,惊讶道。


“比你爸爸手艺好点,你爸手速快,扎辫子倒是手笨了。”


“是妈妈!”


默默义正言辞。


林大大满脸惊诧看向黄少天。

【喻黄】垃圾话无效·四

*设定这是第n赛季 全明星周举办方也是我杜撰的 多多包涵❤

养个孩子无非就是带她玩、带她学、把她送到学校、把她送到补习班、带她游览名山大川。还有,给她以最温暖的爱。


黄默现在面临的是上学问题,小姑娘该上一年级了,黄少天接受了卢瀚文父母的建议把小默默送到了卢瀚文就读初中的附小。


卢瀚文因为是职业选手每天上学时间用四个字总结就是,迟到早退,俱乐部也和学校方面商议过,他的上下学时间正巧和附小合得上。


第一天开学总不能让小默默自己一个人去,黄少天领着她刚出俱乐部的大门,小姑娘就呜咽起来。小姑娘平时又乖又文静,这一下子就弄得黄少天不知所措。


一旁站着的卢瀚文果断叫了喻文州来。喻文州来的匆忙,看到黄少天轻轻拂去小默默脸上的泪痕,他拍拍卢瀚文的肩,示意他去叫司机把车开过来。


“默默,不要哭,学校里的同学都是和默默一样可爱的小朋友,不过我们默默是最可爱的一个,不要哭了啊。再哭下去,小卢哥哥就要迟到了,迟到的话小卢哥哥就会被老师惩罚,默默不会希望小卢哥哥被惩罚的吧?”


黄少天一边慌手忙脚地帮小默默擦眼泪一边温声细语的哄着她。


“爸爸和妈妈一起送你去上学好不好啊?默默,不要闹,默默可是个乖孩子。”


黄少天对喻文州的喜欢好像更深了,觉得这个人怎么可以这么好。


直到把小默默送进教室,黄少天还在担心,比如默默会不会被欺负,默默会不会不适应这里......


“别担心,默默很坚强的。”


喻文州扶了扶黄少天的肩,自己也往教室里看了看,看到小默默正和旁边的小姑娘说话,这才拉着黄少天往回走。


对,拉着,拉着手。


“诶,队长,你说默默会不会...”


“不会的。”


指尖上传来黄少天的温度,热而不炙,像个温暖的小太阳。


黄少天轻轻的回握了一下喻文州,像在蓝雨青训营的时候,每到周一周三,食堂才提供白斩鸡,他倒不觉得什么,喻文州每次都拉着他的手,奔向食堂奔向白斩鸡。


幸好,现在还是他,还是他牵着自己的手。


常规赛一场一场,日子一天一天,时间如逝水,特别是周六周日,蓝雨有时候得各地飞,小默默也就只能上学前放学后两个时间段看见黄少天。


冬风肆卷着残留的秋叶,最后的最后,联盟迎来了全明星周。


“默默要去全明星周吗?这次大概得四天才能回来,经理机票订的结束后的第二天。”


“那就去吧,小家伙都没好好看过我的夜雨声烦,她好像对王杰希的王不留行蛮感兴趣的。队长,你说我们是不是应该给默默树立正确的人生价值观,不是剑客,那也要是术士啊。这次去一定要让默默看看王杰希的大小眼,万一成了微草粉怎么办?我们的默默啊...”


“嗯,我们的默默很乖,我们的默默很懂事,我们的默默呢一定是蓝雨最坚定的小粉丝,不要担心了。”


我们的默默,我们的过去,我们的未来,我们的,属于我们两个的。


喻文州眼尖的发现黄少天的耳朵似乎红了,突发奇想想要摸摸黄少天的脸。


不仅是想,虽然手残,但行动力max,下一刻,黄少天的脸就被队长捏了。


“少天真可爱。”


黄少天惊诧:我的队长!是不是!假的!


今年的全明星周举办方是最火的原谅色代表微草俱乐部。


蓝雨到的时候,特意走了VIP通道,不然来接机的粉丝就会看到蓝雨战队里混了一个拖着mini行李箱的小可爱。


到了酒店也是从停车场坐电梯上来的,在大堂恰好遇到兴欣和轮回。


喻文州和经理去办理入住手续,黄少天就领着队员过去打招呼。


苏沐橙和唐柔看到小默默穿的很厚实像个小团子一样,迫不及待的过来想抱抱她。


“默默,叫姐姐。这个是沐橙姐姐,这个是唐柔姐姐。”


“我知道!妈妈你好啰嗦的,沐橙姐姐是最漂亮的,唐柔姐姐很霸气,对不对?”


黄少天牵着小团子的手,看着兴欣的队员,讪笑着,心里默念不要被他们发现小默默叫的是妈妈。


轮回和经理一起去办手续的是江波涛,周泽楷看上去似乎不善言辞,但却是一个极有礼貌的人。他也是和队员一起过来问候。


不知道兴欣有没有听到,反正周泽楷刚刚走近的时候刚好是听到小团子喊黄少天妈妈。


周泽楷的嘴角抽了一下,拍拍黄少天的肩:


“加油。”


“妈妈!这个是你说的周泽楷哥哥吗?你说他是*#@)#/*”


颜好话少身材好。


周泽楷冷着脸补充。


“哎呀,我们小默默胡说什么呢,周泽楷哥哥这么帅,身材又好,不要胡说。”


叶修喻文州江波涛是一起过来的。


“黄少的女儿很可爱啊。”


江波涛看到周泽楷笑着在逗小团子玩,也也笑了起来。


“嗯,默默很可爱,少天也很可爱。”


“老魏这次也来了,你和黄少天不去看看他?”


叶修戴上墨镜手动无视喻文州的自动撒狗粮行为,并向其投射了一个魏琛。


魏琛:叶修!!!心脏!!!

【喻黄】垃圾话无效·三

这大概是本年度各俱乐部新赛季“动员”最神奇的一次了。


兴欣干脆一起去网游部开着小号抢boss抢了个通宵,引得众公会齐齐跪地大嚎:


“大佬!给我们留点!”


轮回一起去吃了那么大圆筒。


微草去植物园一日游。


......


蓝雨大概是他们中的战斗机吧,一起啃着白斩鸡教小朋友学拼音和九九乘法表。


黄默是黄少天在工折户享受夏日的烘烤躲在酒店的日子里,偶然出门遇见的。一个小姑娘,就那样不声不响的坐在门前台阶上,怪可怜的。


“你怎么一个人坐在这儿啊?有人欺负你吗?是不是因为没有娃娃啊?哥哥这里有糖你要不要吃?你妈妈在哪里啊?”


黄少天露出自己的小虎牙,尽量让自己看上去亲切些。


小姑娘看了他一眼,转身进了门。
转身进了门
转身进了
转身进
转身

......


黄少天捂脸,他的孩子缘下降成这样了?


也没几步路,就到了孤儿院。黄少天在酒店躲太阳躲了几天,就想着大好的夏休,要做些有意义的事情,比如说义工什么的。


被人领着到了孩子堆里,果然他还是很有孩子缘的,被一群可爱的小天使拉着要做游戏。


趁着午休的时间,黄少天在院里遛弯,不得不说这里环境不错,准备回休息室的时候,黄少天又看到了那个小姑娘。


“你...不去午睡吗?”


黄少天这才知道她也是孤儿院里的,刚刚问她妈妈在哪,怕是有点伤心了,想到这儿,黄少天在她旁边坐了下来。


“我给你讲个故事好不好?以前呢,有一个英俊潇洒的少年,他在玩荣耀,一个比他稍微不英俊潇洒一点的男人就问他要不要去他的战队,这个少年看着那个男人的脸,撂下鼠标背起小书包就跑了五条街远......”


黄少天偏头看了看小姑娘,竟然已经睡着了。


轻轻抱着小姑娘到了休息室,恰好遇到院长在巡视孩子们,就听到了小姑娘的故事。


“小姑娘家里没人了,是被邻居送来的。小姑娘的父母本在外打工,后来出了意外,家里就剩下一老一小,老人没熬过今年冬天,小姑娘就被送了过来,也不爱说话,来领养孩子的自然都喜欢活泼可爱些的,久而久之,她就喜欢自己一个人呆着,这孩子今年开学就该上一年级了。”


“这样啊,那领养的手续还有需要的证件您能不能帮我列出来,这孩子跟我蛮有缘的。”


黄少天也不是临时起意,既然已经决定是喻文州了,那总得给爸妈一个交代。


给小姑娘上户口起名字的时候,黄少天翻了各种字典,最后还是小姑娘自己随手一翻,取了个默字。


黄少天发现,黄默也喜欢吃白斩鸡,平时好像对什么都不大感兴趣,其实观察极为仔细,而且,看他在荣耀里抢boss的时候,好像还挺激动的。


黄少天:我们蓝雨又要有一个小剑客了吗!


弄完动员,自然是例行训练,黄默则被黄少天送回宿舍,顺便帮她开了电脑打开了xxxx小游戏里的换装游戏。另外,悄咪咪的装作落下了一张账号卡。


黄默关掉换装游戏,拿起账号卡,学着黄少天的样子,最后,进入游戏。


是新开的十一区,好在已经开区几天了,新手村倒是挺清净的。


黄少天这边倒是热闹,他和王杰希约了竞技场PK,微草和蓝雨队员围观。


“王杰希据说你们今天去植物园?哇,带你的儿子女儿们去逛逛王不留行长什么样吗?你们现在不会在植物园跟我PK吧?这么生机勃勃绿意盎然的吗?听说最近微草原谅色很火哦!”


“谢谢你们蓝雨和尚庙的关心。”


“滚滚滚滚滚滚滚滚!有女队员了不起啊!队长说这局你输了下次微草主场请吃饭!请吃饭!请吃饭!”


“你输了下次蓝雨主场请吃海鲜!”


“海鲜就海鲜!拔刀斩!上挑!连突刺!仙人指路!银光落刃!升龙斩!落凤斩!三段斩!落英式!流星式!破空式!回风式!幻影无形剑!风残草尽!剑落长空!逆风刺!剑定天下!迎风一刀斩!剑刃风暴!”


喻文州靠近黄少天,凑在他耳边轻轻说:


“少天,好好打。我不想请他们吃海鲜。”


王杰希突然感觉黄少天变猛了。


王杰希:???黄少天受刺激了?



【喻黄】垃圾话无效·二

*当时没跟小可爱们讲这文的设定是烦烦在女儿的神助攻下被喻文州反追 这个小姑娘今天就出现啦 可能略ooc还请多多包涵❤微博互fo要不要


荣耀,黄少天没怎么上线;QQ,黄少天几乎没出现;就连电话,除了老板打过去才接。


夏休期临近结束,黄少天却是第一个回到俱乐部的人。


他还拖了一个,不爱说话的小姑娘。


作为第二个回到宿舍的人,郑轩感到压力山大。


郑轩:谁能来告诉我这个性格酷似周泽楷的小丫头是谁!黄少不会拐跑了周泽楷的女儿吧...周泽楷没女儿来着...所以...这小丫头是...黄少的妹妹?


黄少天发现小妮子跑的没了影就出来找,出门拐弯就看到郑轩和小妮子大眼瞪小眼,而且郑轩的表情极其复杂。


“默默?郑轩你干嘛呢盯着我女儿干嘛?我女儿长得好看可是你作为叔叔怎么可以一直盯着她看呢?我女儿被你吓着了怎么办?”


“女....儿!?”


郑轩惊恐脸:woccccccccccccc


“默默跟爸爸走,以后看到这种长得很神奇的叔叔就绕道走,一看就不是什么好助攻。”


看到黄少天领着小姑娘消失在拐角,郑轩才回过神。


郑轩默默拉着行李箱回到房间,默默拿出手机,默默点开QQ,默默在群里发了条消息。


枪淋弹雨:黄少有女儿了,叫默默。


他又默默将手机揣回兜里,默默打开电脑,默默地开始荣耀。


郑轩默默地做完这一切的时候,发现好像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郑轩:我刚刚...发在...哪个群里了???


--------荣耀职业选手群-------
迎风布阵:?
沐雨橙风:?
寒烟柔:?
君莫笑:兴欣全员发来贺电
王不留行:微草全员发来贺电
一枪穿云:祝贺
大漠孤烟:霸图全员发来贺电
……


郑轩默默地为自己点了蜡。


卢瀚文在门口遇见了徐景熙和宋晓,他在他们的脸上看到了一丝丝的兴奋。


“小卢!我们终于不是蓝雨庙了!”


没想到最后一个到的竟然是喻文州,将近饭点了。


喻文州干脆把新赛季“动员会”放在了食堂。


“少天,怎么还没来?”喻文州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桌子。


众队员嗅到了一丝丝JQ(划掉)危险的味道。


“那你们先去打饭吧,我去看看他。”


喻文州起身走了,末了,眼神在郑轩身上停留了一会儿。


“郑轩,你跟我一起去。”


郑轩:压力山大啊!!!


郑轩和喻文州一路无言,郑轩又尴尬又无奈,他也不是故意发到大群里的啊,谁晓得叶神会发什么喻文州有后了这种话的....


喻文州手刚准备敲门,就听到里面黄少天炸毛了。


“默默,你叫声爸爸好不好?”
“妈妈。”
“是爸爸!”
“哦。”
“那你叫一声。”
“妈妈。”
“......默默!”


跟在后面的郑轩就听见喻队轻笑了一声,然后愉快的敲了门。


黄少天开门看到喻文州愣了一愣,随即拉着黄默,轻轻的说:


“叫喻妈吧。你叫我妈妈,那队长就是你干妈!”


“爸爸。”


“嗯?”


黄少天和喻文州同时应了声。


“默默...你终于叫我爸爸了,不行我要去竞技场冷静一下。你再叫一声呗。”


“妈妈,爸爸是他。”


黄少天循着黄默的手指,瞬间石化。


喻文州笑了起来,抱起黄默。


“少天,大家都在等你,带着默默一起去食堂吧。”


门口被忽视的郑轩:为什么要让我看这种三口之家的温馨画面!!!




【喻黄】垃圾话无效·一

*沉迷于不填坑又开新文

“少天,不要闹。”


啊!怎么可以!这么!苏!


这句话已经在黄少天闹内循环播放一百遍了。


这就导致了,卢瀚文回宿舍午睡的时候,一进门就看到了一个躲在角落里圈地自苏的副队。


徐景熙觉得自己大概是疯了,他比小卢晚一点进门,当他循着小卢呆滞的目光看去的时候。


这个泛着粉红泡泡!一看就是少男怀春的!还在那里傻笑的!是我们剑圣黄少?开什么玩笑?我一个圣光打打不死你吗?确实打不死。


徐景熙开启了日常保护祖国花朵的心灵之窗的大招,然后大喊:


“黄少!队长来了!”


徐景熙拿出自己珍藏多年的墨镜,领着被捂住眼睛的伪盲小卢,一起摸黑走向了房间。


为啥?
因为队长真的来了啊。


经过一致的讨论,郑轩表示,果然在蓝雨庙呆久了,看谁谁,谁谁基。简洁的来说就是,基眼看人基。


你说人小徐怎么能看到黄少和喻队在一起就觉得人家要虐狗呢?一看就是小徐自己心灵不纯洁。


宋晓默默接过了保护祖国花朵的任务,并在某宝上订购了一箱墨镜。


“队长!我房间空调坏了,这天都热死了,队长我去你那儿睡吧,你看啊这个修空调的师傅肯定得明天才来,这天把人热的中暑了也不好是吧,队长...”


非偶然性路过的郑轩推了推自己的隐形眼镜。


黄少让我打电话的时候让师傅明天来的原因是这样啊...蛮省电的。


多次该性质事件发生后,黄少天被叫到了老板那里。


“少天啊,为什么你那儿的东西老坏?昨天空调坏了,今天床塌了,明天漏个水什么的。”


黄少天挠挠头,露出小虎牙,笑得灿烂。


“我以后注意点。”


“那...算了。”


老板挥挥手,示意他可以自行离开了。


黄少天喜欢喻文州。很喜欢很喜欢。但没人知道。毕竟黄少天在喻文州那儿蹭个房间什么的,可以理解为他们关系好,没谁会当真。包括喻文州也这么觉得。


黄少天就这样反复着早起,早饭,荣耀,午饭,午睡,荣耀,晚饭,睡觉规律的生活,偶尔也读读王杰希发的养生小窍门,黄少天坚信身体是追鱼革命的本钱。


久而久之,久到黄少天意识到喻文州好像对谁都那么温柔,久到黄少天都觉得自己该放弃了。


不可以放弃啊,黄少天。


夏休前两天的总结会,在喻文州的主持下,圆满结束,黄少天拖着行李箱夏休前一天晚上就跑了。


据某宋姓男子偷偷爆料,这次黄少跑路连喻队都不知道,喻队找黄少问要不要全员旅游的时候找遍了整个蓝雨,突然心疼喻队啊,媳妇(划掉)黄少跑了他竟然不知道。


喻文州倚着蓝雨宿舍楼的大门看着天边的余晖,看着这座城市夜晚的来临。


夏天的傍晚是一声声悠长的蝉鸣,也是晕染了整片天的夕阳,或相伴,或别离。




瞎瞎生日贺文

*先在微博上发了 忘记在撸否发了 补发
*人物归三叔 ooc归我
*肉无能无所畏惧🙃

吴邪手执青花瓷杯刮着茶叶沫子,散发着说不出的慵懒和沧桑。

他微微侧首,看着那张岁月无法留下痕迹的脸,笑的灿烂如花。

张起灵本应波澜不惊的脸上浮现了一丝无奈,最后还是妥协,笑了。

终是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我们是一堆青椒炒饭,青椒炒饭特别香,你知道吗?我们正在......”

妈的智障。吴邪暗骂。

张起灵面无表情地接起:

“找谁?”

“找你。”

“干嘛?”

“有活儿。”

“...”

吴邪把茶杯重重往红木茶几上一放,学着钟鸡脑公的样子劈手夺过小哥的手机。

“你大爷的活,你再找一次小哥我大白狗腿抡不死你…”吴邪还待发作。

“卡!徒弟你崩人设了,你现在是个蛇精病。”那头顿了顿,继续道,“你虽然是个蛇精病但你也要尊师重道…”

吴邪唇角一勾,把手机扔回给小哥,一个眼神:正好南瞎北哑,你们俩组cp吧,我去北京。

“...”

“不是,哑巴你们就没想起点什么重要的事?比如说要过年啊啥的?”那头的声音有点失落委屈。

等了半晌,黑瞎子听那头并没有接话的意思,只好挂了。

“真的是越老越矫情,怎的想起过生日来了...还真是没人记得...自己都快记不得了还指望别人...”似是呓语似是醉言,黑瞎子裹了裹单薄的皮衣打开卷帘门向外走去。

“小花小花我们这头OK了。”

“人妖花啊不是,解当家的,我这儿给您弄好了啊。”

“小花哥哥,黑瞎子没打电话给我,不过你放心,他打来我保证完成任务。”

接完秀秀的电话,解雨臣唤了秘书进来。

“盯梢的人回报情况了吗?”

“回了,那位张爷说黑爷出门了。”

“嗯,下午和明天的行程都帮我推掉,合同和文件送到到解宅,先就这么多,还有事我再叫你。”

“好的,解董。”

秘书转身准备出去,却被解雨臣又叫住了,秘书小姐看到大老板耳朵微微泛红【误】,像是不好意思【误】,然后她听到解董说:“送生日礼物送什么好?”

“解董您是说您要送黑爷生日礼物吗?嗯...送点特殊的有纪念意义的...或者黑爷喜欢的。”秘书小姐眼睛亮亮的看着解雨臣。

“喜欢的吗...好吧,你先出去吧。”解大老板挥了挥手,又坐下玩起了手机,不用猜都知道是俄罗斯方块。

解雨臣用手支着下巴,手指在屏幕上滑动,倏地站起抽了张A4纸开始写,洋洋洒洒写满了一大张,又叫秘书转达给吴邪他们,自己则拿了车钥匙准备开始“黑瞎子的生贺计划”。

盯梢的张海客拿到那份计划的时候是拒绝的,上面他的任务只有几个字:引到**广场。

张海客觉得他遇到了他作为无敌张家人的人生中的一大难题:怎么把一个头脑清晰身手敏捷的盗墓贼引到**广场上。

解雨臣写计划的时候认为张家人的智商如果连这点事儿都办不了那家族消亡也是活该。

他不仅这么认为他还写上去了,然后某爱家族更爱族长的海客君就成功的解决了难题。

解大老板特地开了辆不晃眼的奥迪,中途下车去路边某**用品店买了点东西。

黑瞎子漫无目的的逛着,要过年了,到处都红艳艳的,喜庆得很。

前面正巧在举办活动,围了一大堆人,他隐约还听到了解氏集团举办之类的。

想想到了年关那人一定很忙吧,也不知道有没有吃好睡好,早知道就去偷偷看一眼了,弄得现在担心。

“今天,是一个对我来说很重要的人的生日...”

黑瞎子听到熟悉的清丽的嗓音,猛的抬头,就是那人,那个如海棠般娇美的解语花,他的爱人。

“我想跟他说谢谢,谢谢你的陪伴,谢谢你的爱,我的小太阳。”解雨臣直勾勾地看着他,他先是呆愣然后飞奔上台,扛起解雨臣就跑。

台下混在人群里的张海客黑人问号脸:“这黑瞎子怎么不按常理出牌?罢了罢了,各回各家各睡各床。”

解雨臣愣了半晌,怒道:“黑瞎子我又不瘸你扛我作甚!?”

“我爱你。”黑瞎子把解雨臣放下来,替他理了理衣服,轻轻道。

“嗯?我没听见...你再说一遍。”解雨臣盯着那双藏在墨镜下的眼睛。

黑瞎子把头埋在解雨臣的肩上,双手环住他的腰,逐字说道:“我、爱、你,我的花儿。”

“生日快乐。”身后的夜幕上绽开了绚烂夺目的烟花,黑瞎子听见了那句生日快乐,把解雨臣搂的更紧了些。

黑瞎子笑了,露牙龈的那种,解雨臣笑了,秀恩爱的那种。

解雨臣和黑瞎子走在灯火通明的街上,寒风吹过,却吹不走温暖。

“真想跟你就这样走下去。”黑瞎子难得的认真语气。

解雨臣在大衣口袋里摸了摸,抬头问:“你那儿?还是我那儿?草莓还是薄荷?”

“你那儿吧,我那儿怪冷的,别把你冻着了,用草莓的,你不是不喜欢薄荷吗?”黑瞎子歪头想了想道。

他们绕过几条巷子,进了解宅,满屋的红灯笼散发的暖光照在人脸上,柔和,暖化了冬日的寒意。

你是我的小太阳,

你是我的小花儿,

其实从未变过,始终如一。

*小太阳的称呼是出自三毛的“其实活着
还真是件美好的事,不在于风景多美多壮观,而是在于遇见了谁,被温暖了一下,然后希望有一天自己也成为一个小太阳,去温暖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