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十八_

【副四】窥尽全秋 前传

前篇

陈皮的娘亲是长沙名戏子二月红的亲姐姐.

陈皮的爹则是一位商人,生意做的不大,却广结善缘,与长沙九门前一位解当家交好.

在这位解当家的做媒下,两人喜结连理,生下了小陈皮.

陈皮继承了娘亲的样貌,生的清秀白净,用陈皮娘的话来说就是:“得了,长大估计又得是和自家弟弟二月红一样的风流公子.”

幼时的陈皮像是只小奶包,说话声是带着奶味儿的软糯,很是讨人喜爱.

若没有那一场祸事,小陈皮或许真的会成为像陈皮娘亲所说的风流公子,一世无忧.

陈皮爹是江南人士,见娘子思乡心切,便准备带妻儿回长沙一趟.

那时陈皮已经12岁了,对幼时住过一阵的长沙以及和娘亲一样温柔的舅母非常想念.

陈皮娘问:“那你想你舅舅吗?”
陈皮:“舅舅?那是什么东西?噢,娘亲你是说那个跟我抢舅母的怪蜀黍吗?”

二月红在姐姐的来信上看到这件事时表示拒绝认领这个小外甥,不过这是后事了.

陈皮娘在信笺上写下最后一个字,唤来信鸽.尔后,一家人出发前往长沙.

祸事总是来临的那么突然.

由于车子抛锚,又临近长沙城,陈皮爹娘一合计决定雇辆马车.

马夫将马车行至一处荒凉地方,陈皮爹娘这才发现不对劲.

现为乱世,多的是匪盗,小陈皮被娘亲紧紧护在怀里,他依稀听到娘亲在他耳边道:“皮皮,一会儿一直向着那座山跑,过了那座山,你就去红府找舅舅舅母.”

陈皮爹娘相视一笑,小陈皮从笑容里读出了凄凉,他有些慌乱.

高大严肃的爹爹这是也对他说:“小皮儿,记住你娘的话,也要记得我们永远爱你.”

陈皮更慌乱了,泪珠不停地落下,年幼的他似乎已经意识到了这件事的严重.

在两个家丁和父亲的保护下,陈皮母子逃出了强盗的埋伏.

后面的强盗依旧在追,陈皮感觉到了母亲的虚弱,他硬是扯着母亲向前跑去.

陈皮娘亲挣开了陈皮的小手,迅速地在他胸口放进一块玉佩,将他藏进树丛间,道:“皮皮乖,你要代替爹娘活下去,好不好?”

娘亲的笑还是那么温柔,他拼命地摇着头,泪水也不停地流着.

陈皮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只听到了娘亲死时的惨叫,他也不知道用了多大的力才捂住嘴巴不让声音发出.

待到小陈皮翻过那座山进入长沙城时,身上已是伤痕累累,原本白净清秀的脸沾了不知什么污渍,比城内乞丐还要脏上几分.

陈皮脑子里只想着娘亲死前对他说的话,如同机械般的向前走去.

也不知陈皮是怎么找到的红府,家丁不让他进去,他只好坐在门口等.

约莫等了几个时辰,陈皮觉得自己快要死了,他看见眼前出现了那个穿着绯色长袍的男子,他也不知道是不是幻觉,只是对着那人喃喃了一句:“舅舅...”便昏厥过去.





评论(2)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