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居安

【巍澜】面面他、他回来了!!!(二)

*心疼昨晚的面面 被剧情气到了

一家四口坐在餐桌前。

“交代一下,哪儿给你带回来的。”

赵云澜撸了一把大庆,泫然欲泣的模样,整个一“你不给我们母子一个交代今天别想吃饭”。

“这是你们的鬼面,原名沈面。”

沈巍推了推眼镜,放了个可乐鸡翅在赵云澜碗里。

“不不不,哥,沈面这个名字弱爆了,来的路上我都想好了,我叫夜尊,欲得光明先尊黑夜,怎么样?我也想吃那个。”

这孩子俨然还觉着自己是当初那个“自爆毁大封”的小霸王,一改刚刚怯生生的样子,站在了椅子上。

赵云澜:...

“坐下!好好说话!”

赵云澜:惊——
大庆:惊——
面面:委屈巴巴…

温文尔雅沈教授用微颤的手指点了点桌子。

“我带你回来的时候,你怎么保证的...”

“啊,夜尊啊,好名字,完全符合我们鬼面的形象嘛……”

赵云澜打断沈巍,放了根小青菜在面面碗里。

“...你要是我儿子,起这么个中二传销组织头子的名字,你看我打不打得死你。”

在面面“知己”的眼神和沈巍“杀死人”的眼神里,赵云澜毫不犹豫的站在了自家老婆这边。

“我回来的路上,接了个电话,让我去警察局领人。据说还是从非法传销组织里找到的。”

沈巍叹气,生活不易。

“欸,你小子不是自爆毁大封了吗,怎么还在啊,这一年都快过去了,你这一年干嘛去了?”

面面明显是被他哥慑住了,安安静静扒拉饭,虽然不想吃青菜但还是把嫂子给夹的青菜一口一口很认真的吃掉了。

“我...我...我醒的时候就在那个什么传销组织,可傻了那群人,我就随便说了几句,他们就都听我的啦,我们组织的口号就是欲得光明先尊黑夜。我厉害吧?”

说着又想站椅子上。

沈巍:瞪——
沈面:委屈巴巴吃青菜...

“合着你还是那个组织的头子啊…嚯哟,仗着自己变小了还真把自己当未成年儿童了?万把岁的小老头。”

赵云澜看他吃青菜吃的挺高兴的,干脆擀了半盘子青菜在面面碗里。

碗里摞起的青菜泛着诱人的光泽,面面目瞪口呆。

“他也生出了三魂,但他已经不算鬼族中人了。当年他毁去大封乃大罪,当诛,伏羲大帝后土娘娘仁慈,念他是因神之过而生,以最后离散于人间的元神护了他,剃他鬼王反骨。所以,他现在...”

“是个曾经拥有超能力但现在中二病晚期的小豆丁?”

沈巍郑重其事地点点头,补道:

“他还有万年来的记忆...”

“哥,大家都是一万多岁的人了,你们说什么我都听得懂。我想吃肉呜呜呜…在那个警察局里呜...那些警察就给我吃糖...我等了你半天...”

万把岁老鬼王最终还是成了目测只有五六岁的小奶包,抽抽噎噎地,看着碗里的青菜金豆子一颗一颗地掉。

“那个,他上户口了吗?”

大庆从小鱼干里回过神问。

“我明天没课,带他去补办证明之类的,顺便找一找幼儿园,我要上课,你们要上班,没时间照顾他。”

沈巍看赵云澜往面面碗里夹了一块可乐鸡翅后,准备自己开吃。

“你再去洗下手,大庆今天还没洗澡。”

赵处老老实实去洗手.GIF

“喵!”

“可是哥,你刚刚为什么不说!”

“你嫂子给你夹的菜,吃完。明天表现的像个正常的小孩子,别把其他人吓着了。没有人能像伏羲后土那般仁慈地再护你一次了,我也不行。”

沈巍的眼神深深的,带着人间的安宁。

被剔去鬼王反骨,抽去天生暴虐的鬼面生出一丝对这安宁的依赖。

晚饭后,面面抱着大庆有一下没一下地撸毛,低垂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厨房里两个人腻腻歪歪地把碗洗完出来,就看到一个沉思的小孩坐在沙发上抱着不知道睡没睡着的黑猫,腿一晃一晃的。

赵云澜扯了扯沈巍的袖子。

“你笑笑,小孩子这时候缺爱容易以后给市公安局的同志们造成不定程度的困扰。”

“他一万多岁了……”

“一万多岁现在也是个心性未定的小孩,你就当他发育停滞了一万年。”

沈巍点头,拉着心尖儿上的人的手,捏捏,让他宽心。

“面面,去书房看会儿书,刚吃完饭睡觉不好。”

沈巍挂上习惯假笑,看着温和可亲。

沈面听到他的声音迅速抬头眼里像是有光,又轻轻把大庆放在沙发上,末了又抚一抚,动作温柔的让人完全想不起来他曾经是个大反派。

跟着沈巍走进书房才开口道:“哥,你别笑了,好假。”

“......”

沈巍顿了顿,抽出《资治通鉴·汉纪》。

“我们不能输在起跑线上,今天把它抄完。”

面面目瞪口呆.JPG

#快把我哥带走!嫂子!#
#哥,我错了,我不该揭下你假笑男孩的马甲#
#我下次还敢#

赵云澜推门进来的时候,面面一笔一划抄着书,沈巍坐在旁边看书。

不得不说,画面是岁月静好,现世安稳,如果忽略沈巍手里那本首饰DIY教程的话。

赵云澜:大牙链子的梗,大美人跟我是过不去了吗?



评论(6)

热度(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