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居安

【巍澜】面面他、他回来了!!!(一)

*原著向设定 作为面粉 强行复活面面!

龙城的冬天,零下好几度,赵云澜裹了裹皮衣,钻进了车里。

其实特调处离他们家花园洋房没几步路,可风骚的昆仑君是在是骚气,里面只穿了件厚底衫外面裹了件皮衣就跑了,这么走过去,山圣大人觉得寄几又回昆仑山了。

放在平常,沈教授是绝对不会放他这么出来的,这不是平常,沈教授带学生考察去啦!所以,就有了现在赵处可劲儿浪的场面。

利索地下车,奔进温暖的特调处。夜班的老吴刚刚和老李交完班,血红的嘴咧到耳朵边上。

“赵处,这么早啊。”

“早,有谁来了吗?”

“还没呢,这可是咱们处成立十多年来头一回,您第一个到了!”

赵云澜脸上的笑差点没绷住,他还能跟鬼计较吗,他多大方一人啊。

“.......老吴你先歇着吧,我进去了。”

“欸,老李头给我做了个骨雕,我得再赏赏,赵处要好好工作啊。”

两个“前台”老人看着他们英明神武的赵处迈开长腿,四方步走进了...菜园子。

“呀呀呀,来看看我们家大白菜,大庆没拱你们吧...大冷天的,要不要搭个暖棚什么的。”

“喵——”

一声凄厉的猫叫,超出正常体重标准的黑坨坨砸在了赵云澜怀里。

要不是我们昆仑君眼明手快,退后一步,被砸的绝对是他那聪明的大脑壳儿。

黑猫带着危险意味地眯起眼睛:“你昨天晚上呼噜声太大,还说梦话,沈巍沈教授沈老师连着叫,你看看我的黑眼圈!”

超出正常体重标准的大庆从他怀里打了滚儿,还算“轻盈”地落在地上,带着猫的尊严走着猫步回到屋里。

说实话,山圣大人有些失落。
自己好像又不是第一个打卡上班的。
大庆:哦 我以为他是为了我才失落的。(冷漠脸

大美人不在的第五天,想他。赵云澜蹲下盯着一颗根正苗红的大白菜出了神,沈巍走了四天,每天给他写一封长长的信,昨天的信里问他,三十六颗板牙项链还在不在。

???

昆仑君面有菜色,可是他能怎么办,还是要保持微笑啊,摸摸送信小傀儡的头,温声软语道:

“带话,就说,鬼面再世,我再戴起来。”

后来,昆仑君觉得寄几是跳坑小能手呢。

小傀儡没走一会儿,赵云澜的手机就来了条短信:我在回来的路上了,大约下午到,要回学校交接,你晚上早点回来。

鬼族不复存在,地府重整阴间秩序,临近过年也没几个案子,赵云澜收到短信就开始了八个小时的等下班的上班生活。

过年盘点最忙的就是文职人员,汪徵把一沓文件放在赵云澜桌上。

“这些文件都是急签的,后面还有几沓我让桑赞送过来。”

“辛苦你了。欸,汪徵,你让林静给大家发点平安符啊什么的,过年总归是它们最不安生的时候。”

汪徵点点头,飘着出了门。

好不容易熬到太阳西斜,赵云澜也不管到没到下班时间“嗖”地蹿出特调处。

祝红:妈的死给
楚哥:赵处好man哦~
小郭:疯狂摇楚哥)醒醒!我们可以回家了!

赵·特调处处长·不作死就会死·大荒山圣·斩魂使爱人·云澜又“嗖”地蹿进家里。

赵云澜:哦,shit。

一个小孩,特奶的那种,坐在他家沙发上,还拿着他的棒棒糖。

#我媳妇出差带回来个孩子#
#我有点慌 我能做啥#
#这个小孩跟我媳妇小时候长的一模一样#
#我觉得生活不易#

“云澜?你回来了?可以吃饭了,哦,对了,你带着面面一起去洗手。”

厨房传来沈巍的声音,那个总是带着寒冷的斩魂使沾染上了烟火气变得温暖起来。

“你是面面?走,叔叔带你去洗手。”

面面眼中带着怯意,一步一回头看着厨房里忙碌的沈巍。赵云澜拉着他的手准备把小时候学的洗手操教给小朋友。

“嫂...嫂子,我自己会洗手。”

“???”

赵云澜看着这个刚及他腰的小孩,大事不妙脸。

赵云澜:定下一个计划,回昆仑山拿我的大牙链子。


评论(6)

热度(1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