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十八_

【副四】小橘子皮被张曰山偷吃啦(七)


“陈皮!过来吃饭!”

想起前些日子几个大妈说这是张曰山叫媳妇儿吃饭,在阳台上晒太阳的陈皮脸一僵,吼了回去:“我不过去吃!”

约莫三分钟过去,陈皮被张曰山扛着去了隔壁别墅.

“都说了我不吃,你何必呢?”陈皮被张曰山扛着,却很习以为常的样子,一看就是经常被扛.

张曰山步子不停道:“小橘子皮你要吃的白白胖胖的,好给我生儿砸!”

“操!你他妈没记性吗!老子是男的!是男的!”陈皮炸毛了,不安分起来.

张曰山勾起唇角:“那我们就去领养一个儿砸,你来带,他一定和你一样可爱.”

“你...”陈皮停了动作,声音闷闷的,“你觉得我是好人还是坏人...”

“我家小橘子皮是世界上最可爱的人!”张曰山脱口而出.

他感到身上的人儿一僵,笑道:“不管你是好人还是坏人,你都是我最爱的人.”

“你别这样...”

说话间,已经到了张曰山家的餐厅.

虽然陈皮不服,但是不得不承认张曰山做饭真的炒鸡好吃.

所以昨天陈皮吃的是张曰山做的饭,
前天吃的是张曰山做的饭,
大前天也是张曰山做的饭...

原因是张曰山他叔和他婶去度蜜月,二月红一想,大家一起去多划算,然后他和丫头就去蹭了蜜月.

陈皮:爹你是总裁啊总裁啊...要点儿脸行不?

刚刚动筷子,门铃就响了.

“你继续吃,我马上回来.”张曰山放下筷子,对陈皮道.

没一会儿,张曰山捧着个快递箱子进来,笑道:“咱爹妈度蜜月也没忘了我们,给我们寄礼物了.”

“那是我爹妈!”猛扒饭的陈皮抬起头,义正言辞道.

“好好好,你爹妈你爹妈.”转而又低喃一句,“迟早得是咱爹妈.”

陈皮急着拆快递,急匆匆地吃完了饭,张曰山也只好扒了几口饭,跟陈皮一起拆快递去了.

拆开箱子,先是一封信:

亲爱的儿砸和儿婿:
给你们寄了床被子,苏绣的被面,这个天气刚好盖,特别舒服!
我和你妈,你叔和你婶已经亲身为你们体会过了,你们这被面也叫龙凤被,不过你们细心的爹特地找了床适合你们的.
最后,小曰山加油!

陈皮越看脸越黑,自己爹这是急着把自个儿给送出去啊.

耿直总裁没有之一二月红:确实.

反倒是张曰山看完笑了,长臂一挥,搂过陈皮,轻轻在他耳边道:“我们这算不算有了父母之命?”

陈皮耳垂微红,看着张曰山温柔的俏脸,夺门而逃.

晚上,张曰山一如既往地扛着一只瘫皮回了家.

不过这次不是扛到餐厅,而是直接进了卧室.

陈皮懵了,心道:这人自家餐厅都不知道怎么走了嘛?

待他回神,看到张曰山本是灰色的床褥成了大红色.

“你怎么整了这么艳的颜色啊...这睡着也不怕辣眼睛...”陈皮吐槽道.

张曰山伸手揉了揉陈皮的发:“这是咱爹妈寄回来的啊,你忘了?”

陈皮脸一红,细细观察这床被子,被面的刺绣确实精美,说是龙凤被,可绣的却是双龙戏珠.

他还想摸摸,张曰山就拖着他去吃饭了,说是“别说摸了,一会儿你想躺在上面干啥都随你.”

本来吃完饭陈皮是准备回家的,可张曰山道:“你不是喜欢那床被褥吗,再去看看,实在喜欢的话,那就住在这儿.”

“我就看一下,我才不要住你这儿呢.”陈皮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却很诚实地去了房间里.

张曰山脸上出现了个算计得逞的笑容,待陈皮想回家时,外面下起了倾盆大雨.

“小橘子皮,雨这么大,你今晚就住这儿吧,淋了雨怕是会感冒.”张曰山看着凉凉的秋雨,又补了一句:“我又不会吃了你.”

陈皮看着雨势不减,点点头答应了.

陈皮心满意足地躺进那床龙凤被里,正要进入梦乡,门外进来一人,惊得陈皮睡意全无.

近了,陈皮才看清原来是张曰山,心安了不少,张曰山微掀被子,钻了进来.

张曰山的身子比陈皮要热些,陈皮畏寒,缩进了张曰山的怀里.

深夜,陈皮在张曰山怀里睡得极香,张曰山则是面上一个浅浅的笑.





评论(1)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