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十八_

【副四/九五】小橘子皮被张曰山偷吃啦(六)

张曰山很惆怅.
坐在他旁边的二月红更惆怅.

他们惆怅的原因是
张启山个万年光棍竟然脱单了.

想到这儿,老丈人和儿婿不约而同地翻了个白眼.

“我跟丫头结婚的时候张启山只给了五百块份子钱,现在,他俩结婚我得出五十万块吧...”二月红随手掏出迷你小算盘开始算了起来.

“我叔都找着媳妇儿了,可我家准媳妇儿还在欲拒还迎...我hin方啊.”张曰山怨妇脸.

厨房里的气氛比起花园里明显要好多了,陈皮兴致勃勃地在帮丫头揉面.

“皮皮呐,面要这样揉,对,用点力,嗯,我们家皮皮真聪明!”丫头指挥着陈皮.

陈皮仿佛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一样很兴奋,看着那坨被丫头取走的面团:“妈妈好好玩我还要再来一遍!”

看着陈皮的星星眼,丫头嫣然一笑:“皮皮真乖,出去跟你爸玩儿吧.”

陈皮一蹦一跳地出去了.

不,酷爱把傲娇的陈皮还回来,我们的陈皮不可能这么天真无邪!

陈皮并没有一蹦一跳,而是正常地走到了花园里.

刚刚看到陈皮的二月红和张曰山一脸懵逼,然后他们...转过身,肩膀不停地抖.

陈皮脸一黑,揪住张曰山的后领道:“笑什么笑!?”

二月红看儿子生气了,又掏出手帕,打算...
糊陈皮一脸.

陈皮怎么会不知道自家恶劣无比的爹的想法,夺过二月红手里的帕子...糊了自己一脸.

某张姓妻奴:我家陈皮脸上被面粉涂成小花猫样子真的是...太可爱了!

“你!我爹笑我也就算了,你笑什么啊!”陈皮另一只手并没有松开衣领.

张曰山怨妇脸瞬间变成沉浸在粉红泡泡世界的幸福小年轻样:“我在笑我家陈皮真萌,我是何德何能可以拥有你这般的妙人呐...”

陈皮懵了三秒,然后像做了什么决定似的...用手帕糊了张曰山一脸.

“爹,你跟张曰山说什么了,怎么我就给妈揉个面的时间,他精神上就出问题了?”陈皮皱着眉头看向二月红.

二月红捏了个兰花指道:“你爹我还没有那么魔性!”

陈皮捂脸:爹你现在就特别魔性...

“小陈皮!”远处平地传来一声吼,“帮我拦住三寸钉!”

还未待陈皮有所反应,一个模糊影子“嗖”地就窜上了二月红的身上.

吴老狗气喘吁吁跑过来,打算接过三寸钉,结果抬眼就看到二月红脸黑的不能再黑,讪讪道:“二爷,您这张俊脸要多笑笑啊,别...”

下一刻他就看到三寸钉把二月红最爱的那件白底红纹长衫抓的不忍直视.

“那个...二爷啊,我去夫人那边帮忙,解九马上就来啊!”吴老狗迅速抱起三寸钉,一溜烟儿跑了.

二月红看着自己的长衫...欲哭无泪.

直到丫头来叫他们吃饭,二月红都捧着自己的长衫一脸幽怨.

桌上,霍三娘露出了腐笑,看着陈皮和张曰山道:“二位保重身体啊~”

“姑姑,你可以捡起你仅剩的节操吗,我就揉下腰你想到哪里去了?你这样会嫁不出去的啊.”陈皮语重心长道.

霍锦惜摆摆手:“你别说, 不是我跟你吹,刚刚被好几个帅哥搭讪了.”

专心吃面的二月红倏地抬头道:“刚刚是谁 她被帅哥搭讪关你什么事.”

霍锦惜看着二月红的长衫,准备让三寸钉挠坏.

“咳.”霍锦惜清了清嗓子,“不瞒大家说啊,我打算出去找个对象,不找到之前就不会回来了.”

“噢,你这是打算和我们永别了吗?”解九砸吧砸吧着嘴道.

众人觉得没什么能阻挡霍三娘的怒火了,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地退后了一米.

果然,一碗面罩在了解九的头上,解九爷一脸懵逼加无辜.

陈皮:解九叔太年轻单纯了,怎么可以惹霍姑姑呢?




评论(4)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