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十八_

【一八/副四/瓶邪】张家男人清谈会

在张启山对象齐铁嘴发动“反张家套路”起义,自张曰山带走陈皮、齐铁嘴跟佛爷认错、吴邪几天没下来床后,这个起义彻底失败了.

启山老干部认为这件事很严重,召开了闲着没事聊聊天的张家男人清谈会.

张启山很霸气地翘着二郎腿,吃着大饼卷大葱,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桌面.

张曰山手捧文件,先是敲敲门,再推门而入,对着坐在沙发上散发着刺激性味道的男人道:“佛爷,我把文件都带过来了.”

张启山咽下最后一点大饼,对张副官招招手道:“曰山,你坐这儿,你别这么拘谨,等张起灵来了我们就开始.”

副官依旧毕恭毕敬地坐在了单人沙发上,背挺得笔直笔直.

张启山:我一手带大的副官真俊俏.

张起灵推开门,向门内二人点头示意,遂而坐下.

“佛爷...”副官本在翻阅文件的手停了,唤了张启山.

“咳...”张启山清了清喉咙,“这次找你们来是因为上次呃,我内人的事.”

张起灵面色不变,手里的茶杯却被捏碎了.

这表达了“你还好意思说?”

张启山唤来下人处理掉碎片,盯着张起灵拿起新茶杯的手道:“你再捏碎我家的杯子,我就把吴邪和你上交给国家!”

“...”张起灵抿了口茶,不作理会.

“佛爷,最近八爷还闹腾吗?”副官看得心惊胆战的,只好起了承上启下的作用.

张启山摆摆手,轻叹一口气:“憋缩了,天天跟喊口号似的,什么‘张家人都是套路王’...”

张起灵准备捏第二个杯子的时候,副官不着痕迹地夺过,添了点茶水在里面,又递了回去.

张起灵颇有深意地看了眼副官,终于开口道:“带齐八爷去领养个孩子吧,尽量领小一点的,闹腾些的,让齐八爷忙了他就不会闹了.”

“这个方法可行啊佛爷,我跟你一起去领养吧,陈皮不是约架就是往码头跑,现在回家都很难看见他.”张曰山兴奋地附和道.

张启山/张起灵:我要是陈皮我也跑,谁不晓得你每天回家干什么啊(白眼)

“那就干脆一起领呗,这上族谱的事,张大族长就要多费心了.”张启山促狭地看着张起灵.

“那户口就要拜托张大佛爷了.”张起灵倒是不担心族谱的事,因为自从从青铜门里出来了,他就悟透了“老子是族长老子说了算”这个道理.

张副官站了起来:“那我先去接陈皮了,你们继续啊,什么时候去领养叫我一声哈!”

然后某妻奴副官就带着两份糖油粑粑去接自家傲娇的小橘子皮了.

张启山扶额:我一手带大的副官变了.

“佛爷,下次齐铁嘴再来拐我家吴邪,您就自己看着办吧..”张起灵奇长的手指点了点茶几.

“哼,不知道吴邪什么时候多了个小名叫卫生啊?”张启山拿过桌上的文件漫不经心道.

“?”

“前几天,老八去找吴邪,他说你在搞卫生啊~”

“噗--”张起灵一口茶水全部喷到了张启山脸上.

待张启山把脸上的茶水擦干,向张起灵看去时,某位张·霸道·面瘫·族长已经溜之大吉了.

这天晚上,齐铁嘴嗅了嗅张启山问:“佛爷,你怎么脸上一股上好大红袍味儿~”

张启山咬牙切齿,然后又对着齐铁嘴温柔一笑,干起了不可描述的事.


评论(4)

热度(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