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十八_

【一八/副四】小橘子皮被张曰山偷吃啦(番外)

*先写了一个一八相恋番外 感觉这篇文的时间有点不对了 如果后面正文有地方不对 勿怪啊~


张启山最近很困扰,比如说现在.

据自己多年老基友的经验,他捧了99朵玫瑰去警局堵齐桓.

齐桓最近非常困扰,比如说现在.

自己一个直男,天天被一个大叔捧了一大把玫瑰堵在警局门口,这个月他都被上司请去办公室喝茶五次了.

事情的起源是那天他替前辈去故宫抓了两个闹事的人,后来家人保释的时候,其中一人的叔叔就这位天天堵他的启山大叔.

齐桓被堵了一个月后忍无可忍,最后申请辞职,回了老家长沙.

然而,他不晓得的是---长沙才是张启山的老巢.

齐桓回到长沙,开起了太爷爷留下的算命摊子,每日煮壶清茶,给人算个命,日子也算过得清闲.

那日陈皮休假,陈皮自小就喜欢窜街走巷,虽然齐桓的算命摊子够偏僻了,但他这神算的名声却是传出去甚远.

陈皮也是听了这个传言,又没什么事可干,就找到了这个算命摊子.他仔细看了看这个带着古味儿的算命摊子,还有桌上正在煮的清茶,满意地点了点头,心道:让自家对象也给自己搞个这样的.

“年轻人,可是要算命呐?”一个面相柔和的人从屋子里走了出来,鼻梁上架着副圆框墨镜.

用陈皮的话来说就是:“抱着个二胡到街上就是阿炳再世.”

陈皮看着他有些眼熟:“先生,我们是不是在哪儿见过?”

“哈,可能是前世的时候吧!”那人推了推眼镜笑道.

“你是上次北京的小警察!”陈皮看着眼前人与上次相见时打扮截然不同,但还是认了出来.

齐桓突然捂住陈皮的嘴,拉着他进了屋子.

“哎哟喂,你可别说了!上次保释张曰山的那个大叔自那以后缠了我一个多月,为了躲他我只好回长沙开始做祖上传下来的本事.”齐桓瘪着嘴委屈道.

陈皮嗤笑一声道:“那你这可算是羊入虎口了,张启山现在就在长沙.”

“啥玩意儿?他怎么知道我在长沙?”齐桓脱掉眼镜,满脸不可思议.

“他们家总公司就在长沙啊...啧,小算命的,你要不...先给自个儿算一卦?”陈皮自顾自倒了杯茶道.

齐铁嘴拖出行李箱,开始翻箱倒柜收拾东西.

“你这是准备跑路?”陈皮抿了口茶,又是一声嗤笑:“别瞎折腾了,我来之前让张曰山来接我,现在估摸着也快到了,保不定就告诉他叔了呢?”

“你这人...”齐铁嘴停了手上的动作,瘫坐在地上,“是来无事生非的吗?”

“?”

“你是来砸场子吧!?”

陈皮摆了摆手,解释道:“我可没这么个闲工夫,不过是帮你逃跑的.”

“啥?你要跟我私奔?”齐桓懵了.

“呸呸呸,我就是看张启山不顺眼,就你这样,也就张启山看得上.”陈皮顺势瘫在太师椅上.

齐桓就不乐意了,毕竟是做过警察的,帮老奶奶上树捉猫啊什么不在话下,逻辑思维也是过硬的,他似乎发现了什么事:“那你这样的就被张曰山看上了呗~”

“嗬,你现在就嘴硬吧.”陈皮的手机响了,显示是张曰山的来电,陈皮也不多说了,“算命的,你在这里的事我帮你保密,至于你跑路的事,如果你需要帮助可以来找我,这是我的地址.”

放下名片,他就大摇大摆地出门,跟张曰山回家了.

齐桓收拾完了东西,长沙是他的家乡,离开自然是舍不得的,其实最重要的原因是,他不知道他该去哪儿.

他看到了陈皮留下的名片,他执起那张卡片,打的向名片上的地址去了.

事后齐铁嘴表示他也是信了陈皮的邪.

那栋别墅里没有人,他等了半晌,只好再打的回家,不过他上车那幕刚好被从对门出来的张启山看到了.

张启山在没有遇到二月红的时候一般是走霸道深情总裁风,智商也是正常在线的.

他就驾车跟在那辆出租车后面,事实证明,他的决定是正确的.

坐在出租车上齐桓一直暗暗吐槽陈皮的不靠谱,没有发现车行驶的方向同算命摊子完全相反.

开了约莫一个小时,齐桓才发现不对劲,他道:“师傅,您这开错了吧,我要去的是城西的那家神算的算命摊子啊.”

“我没开错,你不就是那位神算吗?你可还记得前日到你摊上算命的人?”司机的声音带着些许戾气.

“那个刀疤?”

“是啊,他被你算出近日有大劫,第二日便在与人争执中摔倒后脑勺着地成了植物人.”

“那关我什么事啊,我告诉他近日要少出门,尽量不出门的.”

“可是,我们就是要把这笔账算到你头上啊...”那人阴测测的声音让齐桓打了个冷颤.

跟在后面的张启山早已发现不对,这出租车越开越偏僻,他等前面那辆车停了,拨通了道上的一位熟人半截李的电话:

“老三,你能带人到城东阳山这边一个仓库吗?”

“佛爷,出了什么事吗?”

“其他的你别问了,这次算我欠你一次人情,我把定位发给你.”张启山看到齐桓被打晕拖进了废旧·杀人放火绑架撕票绝佳地点·仓库呼吸都有些急促.

他迅速挂断电话,在解决了守在外面的一群小喽啰后,推开了仓库大门,抬眼就看到齐桓脸上被打得青青紫紫,被一根系在仓库中央的绳子吊在空中,颇有些惨不忍睹.

自小就护短的张启山就怒了:自家准媳妇儿都这样了,你不怒?

张启山成功发动全能酷炫狂拽总裁技能,擒贼先擒王,挟持了那个目测是头头的人.

众小弟一脸懵逼:我们老大在另一边,他抓给我们送餐的老伯做什么?

在挟持错人的情况下,张启山挨了十八刀,最后一记手刀劈晕真·老大.

老大都被劈晕了,几个喽啰自然成不了事,作鸟兽四散状跑了.

齐桓被张启山救了下来,在听到齐桓那句“谢谢你,张启山”后,张启山冒着粉红泡泡地晕了.

张启山觉得自己现在整个世界都弥漫着粉红泡泡,他一睁眼就看到他家准媳妇儿坐在他旁边深情地看着他.

“你醒了?”齐桓有些怯生生的.

张启山勾起嘴角道:“嗯,你怎么没在床上养伤?”

“我都是皮肉伤养一阵就好了,你可是挨了刀的,你要好好待在医院治疗,呶,这是我给你做的莲藕煨猪蹄.”齐桓边说边把张启山的病床摇起来,好让张启山坐着吃.

张启山看了看那碗汤心生一计,他执起汤匙,忽的手艺软就掉了.

“罢了罢了,我喂你吧.”

“嗯,用嘴喂.”

面对张启山的流氓行为,
他忽然有种想把手中另一碗莲藕炖猪蹄倒扣在对方头上的欲望.

张启山似乎察觉了他的心情,忍不住往后缩了缩,又用那种委屈的眼神看着他.

齐铁嘴扶额,无语问苍天.

自齐桓这次妥协后,张启山得寸进尺,发挥张家男人套路王的天赋,抱得神算归.

陈皮对此非常不屑,并表示张家人都是套路王.

然后就被张曰山用行动告知:“你现在也是张家人啊~”

评论(2)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