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十八_

【一八/副四/瓶邪】张家妯娌茶话会

*可能一发完

“今天天气好晴朗~处处好风光~好风光~”齐桓抿一口清茶,唱道.

窗外轰轰雷声大作,暴雨不停.

“哎哟喂,齐铁嘴您老开茶话会不会选个好日子吗,亏你还奇门八算呢!”陈皮推开茶馆的门,边抖落伞上的雨水边吐槽齐桓.

茶馆里空荡荡的,显得陈皮的声音格外响亮.

门又被推开,吴邪钻了进来,拿下淋湿的假发甩甩,又戴上了.

缓步至二楼,看到陈皮阿四已经习惯性地瘫在了藤椅上,而齐铁嘴依旧哼着小曲儿.

吴邪清了清嗓子,挑了个座儿坐下.

齐八爷被这声惊了,看着一个吧在擦拭九爪钩,另一个吧掏出一大把大白狗腿,瞄准角度准备扔出去.

齐桓看了看陈皮,又看了看他手里的九爪勾,想想还是罢了,又踱到吴邪身边,趁其不注意,嗖的一下就扯掉了他的假发.

吴邪的头在在略微昏暗的茶馆二楼格外闪亮.

“啧,八爷您能不要每次都这么玩儿我的头发吗?你也不怕闪着你的眼?”吴邪把大白狗腿对准齐铁嘴.

齐铁嘴迅速退到陈皮身后:“嘿!你打我啊你有本事打我啊!”

“喂,齐八,您这是被张启山宠坏了吧,还跟个小辈这样.”陈皮把齐铁嘴拽到一旁的椅子上.

“大家不都是被张家人给套路了嘛,哎,同是天涯沦落人何必这么计较嘛...”齐八爷看着陈皮的高领笑道,“哟,您这是...嘿嘿嘿.”

“笑什么笑!”陈皮瞪了齐铁嘴一眼,亮了亮九爪钩.

齐八爷非常严肃道:“把九爪钩放下,他还只是个孩子.嗯,他只是一把纯洁的九爪钩.”

另一边的吴邪,拿起齐铁嘴桌上的龟甲,敲敲道:“嘿!这小王八壳还挺硬!”

“你你你放下我的龟甲,对,轻轻地放下...”还未等齐铁嘴有下句.

“咔嚓--”

看着齐铁嘴捧着碎裂的龟甲心疼的样子,吴邪可耻地笑了,陈皮则笑着摇了摇头.

“吴邪我刚刚给你算了一卦,近日你必定会在床第上吃亏!”齐铁嘴一只手里捧着龟甲,另一只手指着吴邪微微发颤.

陈皮看着也没什么重要事就打了电话叫张曰山来接他,看车子已在楼下了,就拍拍齐铁嘴的肩,一溜烟儿走了.

“陈皮!说好统一战线抵抗张家人的套路的呢!”齐铁嘴撇了撇嘴委屈道.

“八爷!我刚刚已经通知佛爷来接你了!”副官的声音随车子发动越飘越远.

“啥?”齐铁嘴也不管吴邪弄碎了他的龟甲,急匆匆准备走了,临走还道:“小邪你记得帮我把茶馆的们给锁好啊!”

不过吴邪看到齐桓还没走出去多久,就被一个身子笔直轮廓像张启山的人扛在肩上走了,还依稀可以听到“张启山你个套路王,放开我!”的声音.

“啧啧,还不晓得谁会在床第上吃亏呢...”转而给茶馆门上了锁,朝家去了.

第二日,吴邪被张起灵压在床上,晕过去前嘴里还骂道:“齐铁嘴你大爷的奇门八算!”




评论(2)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