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十八_

【副四/一八】小橘子皮被张曰山偷吃啦(四)

陈皮晕乎乎地从车上下来,又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奔回家中.

“啪!”陈皮迅速关上门,靠着门粗喘着气.

“小皮皮~”一个阴测测的声音从前方传来.

陈皮僵硬地抬头,看着暗暗的走廊里一点亮光.

那点亮光有些骇人,从小接触冷兵器的陈皮就发现那是刀的反光.

“啪嗒.”整个走廊都亮了.

陈皮一抬眼就看到了二月红被丫头拎着耳朵,手里还拿着柄菜刀,这才呼了口气.

“我让你给我磨个刀你在这儿关了灯吓皮皮,今晚你睡书房!”丫头夺过菜刀,气冲冲地走进了厨房.

“夫人!诶!老婆你别这样!我我我我...”二月红作尔康手状.

“哈哈哈哈哈哈哈爹你就可劲儿作妖吧!”陈皮抱着肚子险些笑倒在地.

“笑什么笑给爷憋着!”二月红一脸怨念地跟着进了厨房.

陈皮被二月红一瞪,吓得不敢发声,毕竟他这个爹万一给他在饺子、面汤啊什么的里面放几粒铁弹子,他到底是吃还是不吃啊?

等了半晌,丫头才把菜端了出来.

陈皮不经意地瞟了一眼,嗯,正宗的...

“阳春面来啦!陈皮爹妈牌阳春面,让你感受到家的温暖!”丫头说着还转了个圈儿.

惹得二爷在后面护着她,生怕她摔了跤.

陈皮:说好的大餐呢?嗯?

“来,皮皮,你都三年没吃妈妈做的阳春面了,快吃啊!”丫头拉着陈皮坐下,拿了一大碗面给陈皮.

陈皮一脸菜色,一看就知道三年前没少遭阳春面的荼毒.

然而另一边的二月红已经欢快的吃了起来,二月红拒绝与我们交谈并比了个大大的赞,表示老婆做的面真的是人间一绝的美味.

“二爷,我做的面好吃吗?”丫头看着吃的正欢的二月红温柔笑道.

二月红拉着丫头的手,温柔回望:“只要是丫头做的,都好吃!”

陈皮:没眼看啊,原来“大餐”的真相是夏日必备大餐--冰冷的狗粮吗?

陈皮掏出墨镜戴上,面无表情地开始吃面.

吃到一半,老管家领了个人来,陈皮戴着墨镜看的不真切,不过可以感觉到那人坐在了他旁边.

“哎呀,小曰山来了啊,来来来,吃面吃面啊”二月红给张曰山盛了和陈皮那碗同样size的面.

陈皮一听到“曰山”两个字就果断准备装死,不过看到张曰山也是一脸拒绝地看着阳春面就想笑.

“你们快吃啊,下次带你们去皮皮他解九叔家吃面啊~”二月红搂着丫头看着两只嫌弃他家丫头面的倒霉娃子善意地笑道.

两只倒霉娃子齐摇头:我们表示拒绝.

二月红见二人快速吃面,满意地点了点头.

“诶?小曰山你叔呢?平时一有空就来吃面,怎么今个儿没来?”二月红看着在擦嘴的张曰山问.

张曰山摆摆手道:“别提了,我叔看上上次那个小警察了...据说还得手...哎,现在的小警察太单纯了...”

“嗯?你的意思是说你叔即将脱单?柯柯.”二月红满眼的不相信,并毫不犹豫地转身准备找丫头安慰一下受到惊吓的三观君.

陈皮刚刚吃完面,好不容易咽下了纯原味陈皮爹妈牌阳春面,张嘴就问:“张日山,你怎么好像跟我爹妈挺熟的样子

“嗬,想知道?”张曰山挑了挑眉,“亲我一下我就告诉你.”

“呵呵,谢谢了您嘞,我不问你了.”陈皮傲娇地转身准备上楼.

“两年前我搬到这里,有一次你妈的病犯了,是我送去的医院.之后,我老是点外卖,你爸就叫我来你家吃饭了,前三个月我去北京办点事,谁晓得在警局碰到了他们.”张曰山抿了抿嘴,还是说了.

陈皮上楼的身子一僵,转头道:“谢谢你,替我尽了一年多的孝.”

张曰山先是一愣,又笑着出了门,心道:陈皮,你知不知道我想和你一起给我岳父岳母尽孝?

评论(2)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