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十八_

【副四/一八】小橘子皮被张曰山偷吃啦(二)

“你说你要一直陪我看星星看月亮从诗词歌赋聊到人生哲学...可是你却在那天离开了我,小红红你这个负心汉!”张启山趴在二月红肩上,娇羞地【误】拍打着二爷的背.

二月红身子一僵,推开张启山,歪头低声抽泣:“小山山,那天非我之意,只是,我的父亲,非要逼我回家履行婚约,嘤嘤.”

陈皮张曰山齐齐扶额:我们并不认识这两只大型逗霸.

那位小警察也移到副四身后,压低声音道:“现在的总裁太可怕了,我们这种年轻人都搞不懂他们这些老年人在想什么.”

最后还是丫头扯着二月红的耳朵,硬是把他们扯回了“保释小曰山和小陈皮回家”的主题.

其实张启山和二月红是从小玩到大的老基友,曾经的小学、初中、高中以及大学同学,嗯,大学还是同寝室,而且二人还都是家族企业继承人.

要知道,总裁总有不高冷霸道的一面.

比如说现在,说好的总裁见面都是挂着商务式笑容,礼貌握手然后签合同啊啥的呢.为啥到阿山和阿红这儿就变成了某典型狗血苦情剧拍摄现场,到底他妈的是为什么?

陈皮和曰山:珂珂,我也不知道我爹(叔)为什么这么逗比.

回归正题后,丫头和二月红领着自家小瘫皮儿出了派出所.

而张曰山...呃,他叔去勾搭小警察了,他只能苦逼地等着,毕竟他叔还是他叔.

在小警察齐桓的请求下,张曰山非常勉为其难地拖着某只大型逗霸出了派出所.

坐在出租车上,丫头摸摸陈皮的头,道:“皮皮啊,你看这北京城漫天飞沙有什么好的,跟我们回长沙好伐?”

“妈!我有我自己的事业和理想,你们别逼我,我很为难的.”陈皮摆出一副孝子又拥有自己远大理想的有为青年样.

“啪!”二月红就拍了陈皮的脑袋:“还事业和理想,买房了吗?买车了吗?啊?你这样怎么嫁人?”

陈皮: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噫,爹你在我这个年纪的时候还跟刚才那个张启山看星星看月亮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呢吧!”陈皮又一次戳穿了二月红.

二月红表示这儿子我不要了,破坏二人世界还老揭穿我,谁要谁领.

“那你明儿就跟我回长沙,你个小混混哪儿不能做啊?这大北京你闯了三年了也没见的你闯出海淀区啊!”二月红刚骂完,使了个眼色给丫头.

“哎哟喂,夫人夫人你怎么了,丫头你没事儿吧?你看你把你妈都给气晕了!”

陈皮:你们当我是瞎的吗?

丫头睫毛微微颤抖,发出虚弱的声音:“皮皮啊,妈妈就是想看着你,你再不回长沙,我就不止是昏古七了.”

在二月红和丫头的恩(wei)威(bi)并(li)施(you)下,陈皮看了看他打下哦不他已经收服的幼儿园小弟们,被丫头和二月红一人架住一只胳膊,拎上了飞机.

屋里小陈皮其实是幼师专业的,至于小区小混混们则是小区旁边幼儿园里陈皮带的班里的小豆丁.

陈皮内心还是想做一个真正的小混混的,至于现实嘛,陈皮不止一次安慰自己,熊孩子和小混混的性质是差不多的.



评论(2)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