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十八_

【副四】窥尽全秋 (二/完)

八年过去.

张曰山已是张启山身后的副官
陈皮也已是九门四爷、通泰码头舵主.

陈皮爹娘之仇也已雪恨.

那日陈皮出了码头打算去街上买糖油粑粑,碰巧遇到了张曰山.

两人一遇到,气氛就不一样了,自两人幼时起,只要遇到一般就是打架.

对他们两个人之间的事来说,没有什么是打一场架不能解决的,
如果有,
那就打两场.

不出所料,两人寻了个行人颇少的小巷子又打了起来.

衣袂纷飞间,陈皮刚买的糖油粑粑掉在了地上,陈皮刹住了踢起的腿,一脸心疼地蹲下看着撒在地上,还散发着甜腻香气的糖油粑粑.

张副官也停了手,看着陈皮一脸心疼,不免有些歉意,也不知怎么回事,觉得陈皮得下垂眼很可爱,微微撅起的嘴分外诱人,他鬼使神差地就亲了上去.

这直接惊得陈皮跌坐在地上,头也不回的就向码头奔去.

其实副官也是极其震惊的,可他很快冷静下来,确定了自己内心的想法.

第一日,张副官带着糖油粑粑去码头找陈皮,吓得陈皮直接锁了门,放狗咬人.(狗是去狗五家借的)

第二日,张副官把糖油粑粑给了码头的伙计让其转交给陈皮.不过,陈皮给丢掉了.

第三日,张副官依旧如此,不过不同的是,陈皮吃了那份糖油粑粑.

接连数日皆是如此.

忽的一天,到了张副官送糖油粑粑的点,陈皮坐在门口望眼欲穿【误】

陈皮想着几日躲着张曰山未出门,趁着张曰山还没来,可以上街玩玩.

噢,陈皮其实是猜张曰山还在巡街.

陈皮迈着悠闲的步子,在大街上逛着.看见前面茶馆前挤了一堆人,便想去凑凑热闹.

看见人群里的人,不正是那位张曰山张大副官嘛?噢,还有一个素衣女子.

陈皮心里感觉怪怪的,但还是抱着看好戏的心态,走到茶馆二楼观察下面情况,美名其曰:“万一张曰山欺负那姑娘,我得制止他.”

那姑娘紧咬下唇眼神游移睫毛微微颤抖,似是要晕倒,果不其然她向副官的方向倒去.

陈皮一阵无名火,正要下楼,却见张副官拉过身后一个亲兵,那姑娘就倒在了亲兵身上.

陈皮心想,这张曰山真是绝了.

不过他挺高兴的.

“姑娘,你的难处我已经了解了,陆川,送这位姑娘去收容所.”张副官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

“军爷...”那女子似是还要再说些什么,却是被两个亲兵拉走了.

待人群散去,陈皮才下楼走到张副官身边.

“哦哟,张大副官怎么不好好消受美人恩啊?”

“媳妇儿看着,我哪儿敢啊?”副官直直地看着陈皮.

陈皮硬是被他看得红了脸,又故作气冲冲地说:“谁是你媳妇儿!?”

“我可没说啊!不过你那上一句啊醋味儿太大了...”张曰山还故意挥挥手以散去空气中的并不存在的醋味儿.

“你!有本事打一架啊!看谁是谁媳妇儿!”陈皮颇有些恼羞成怒.

副官从口袋里掏出一份糖油粑粑,递给陈皮道:“我不打我家媳妇儿,我疼你还来不及呢.”

“不要!”陈皮偏过头拒绝.

“呶.”张曰山又掏出了第二份.

陈皮见他双手都拿着热腾腾的糖油粑粑,有些动容:“你买两份干什么?”

“昨天我去拜访舅舅和舅母了.舅母告诉我说,要哄你的话,只需要一份糖油粑粑,如果行不通,那就两份.”张曰山颇不好意思的笑了.

陈皮停了吃糖油粑粑的嘴,满脸震惊道:“啥玩意儿?你找过我师父师娘了啊!?我师父师娘同意了?!不可能!”

“舅舅舅母说了,你也老大不小了,可还像个孩子似的,得有个人照顾你,可放眼整个长沙城也没姑娘能治得了你,将你托付给我也算了了他们一桩心事.”

其实二月红和丫头的原话是这个意思:啥?你要娶我们家皮皮?好啊好啊,我们赶明儿就把他打包了扔你府上去.

张副官听到这话后表示这真是亲舅舅舅母.

往后的通泰码头张副官每日都会送去一份糖油粑粑.回礼则是陈皮阿四亲自送上张府,一般陈皮一呆就是一个晚上,上午才会扶着腰被张副官送去通泰码头,有时候会呆一两天,也不去码头也不回红府.

这用齐铁嘴的话就是,副官儿和小陈皮儿过上了幸福快乐没羞没躁不可描述的生活.

评论(6)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