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十八_

【副四】窥尽全秋 前传 初见

*感觉自己已经是个废了 竟然只是写个前传写了两章




陈皮醒来时已经是三天后了,距离那日也已是过了六天.

陈皮半梦半醒间,感到所处之处的温暖舒适,就像和娘亲怀里一般.

娘亲!娘亲还在那里!我要去救她!陈皮倏地从床上坐起.

眼前俨然是红府房间的样子,他掀开被子便朝外跑去.

心里只想着要找到舅舅.

猛的一个踉跄,陈皮摔倒在来人怀里.

陈皮抬头细看,来人与娘亲五官有些相似,眼中是无尽的悲恸.

“小陈皮...”那人道.

“你是舅舅?舅舅你快去救我娘,我娘她在...”陈皮手里攥着二月红的衣服,眼眶又红了去.

二月红抱着陈皮,有些哽咽:“小陈皮...你娘她...已经...去了...”

陈皮怔怔地看着二月红,眼睛里写满了不相信,他忽的笑道:“舅舅你别开玩笑,这个玩笑不好笑...”

他跌坐在地上,转而几滴泪珠掉在地上:“舅舅...我爹娘的...尸体入殓了吗...”

“你别担心,我已经全部安排好了,你爹娘已经入土为安了.至于那群匪盗...我已经查到了.”

陈皮面色渐渐冷了下来,二月红竟在这个十二岁的少年身上感到几分戾气.

“舅舅,我要亲手为我爹娘报仇...我要学武,我要拜你为师!”二月红看着跪在眼前的少年,见其坚毅的样子,只好点了点头.

“师父,你告诉我...是谁置我爹娘于死地...”陈皮被二月红领到正厅,戾气愈发重了.

“罗本,你爹为数不多的结恶之人.他早就与长沙城外那波匪盗勾结,商匪相护,军方对这个人和那帮歹人一点办法也没有.”二月红蹙起了眉.

陈皮攥紧拳头,咬牙切齿:“罗本!那...我们拿他们就没有办法了吗?”

“不,我们可以协助军方,我们红府的探子已经掌握了不少可以扳倒罗本的证据,但剿匪这种事还是要军方出面的.”二月红轻抿一口清茶.

“可是,军方...”

“长沙布防官是张启山,同样是九门之首,他无论身在哪个位置都不能不管这件事,不过,我们还是要先登门拜访.”

翌日上午,二月红带着陈皮去到了张府.

二月红同张大佛爷商议事物,陈皮不好打扰他们,便在管家的带领下到了张家亲兵的训练场.

陈皮在母亲的督促下是有点武功底子的,可这与这群亲兵比来并没有什么.

陈皮突然注意到意中亲兵中有一个和他差不多大小的少年,无论是出拳还是踢腿的姿势都带着凌厉.

他细细端详着,那少年清秀俊逸, 长得很对他的胃口.

转而一笑,笑自己瞎想,怎么会产生这般念头.

评论(2)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