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十八_

【喻黄】垃圾话无效·一

*沉迷于不填坑又开新文

“少天,不要闹。”


啊!怎么可以!这么!苏!


这句话已经在黄少天闹内循环播放一百遍了。


这就导致了,卢瀚文回宿舍午睡的时候,一进门就看到了一个躲在角落里圈地自苏的副队。


徐景熙觉得自己大概是疯了,他比小卢晚一点进门,当他循着小卢呆滞的目光看去的时候。


这个泛着粉红泡泡!一看就是少男怀春的!还在那里傻笑的!是我们剑圣黄少?开什么玩笑?我一个圣光打打不死你吗?确实打不死。


徐景熙开启了日常保护祖国花朵的心灵之窗的大招,然后大喊:


“黄少!队长来了!”


徐景熙拿出自己珍藏多年的墨镜,领着被捂住眼睛的伪盲小卢,一起摸黑走向了房间。


为啥?
因为队长真的来了啊。


经过一致的讨论,郑轩表示,果然在蓝雨庙呆久了,看谁谁,谁谁基。简洁的来说就是,基眼看人基。


你说人小徐怎么能看到黄少和喻队在一起就觉得人家要虐狗呢?一看就是小徐自己心灵不纯洁。


宋晓默默接过了保护祖国花朵的任务,并在某宝上订购了一箱墨镜。


“队长!我房间空调坏了,这天都热死了,队长我去你那儿睡吧,你看啊这个修空调的师傅肯定得明天才来,这天把人热的中暑了也不好是吧,队长...”


非偶然性路过的郑轩推了推自己的隐形眼镜。


黄少让我打电话的时候让师傅明天来的原因是这样啊...蛮省电的。


多次该性质事件发生后,黄少天被叫到了老板那里。


“少天啊,为什么你那儿的东西老坏?昨天空调坏了,今天床塌了,明天漏个水什么的。”


黄少天挠挠头,露出小虎牙,笑得灿烂。


“我以后注意点。”


“那...算了。”


老板挥挥手,示意他可以自行离开了。


黄少天喜欢喻文州。很喜欢很喜欢。但没人知道。毕竟黄少天在喻文州那儿蹭个房间什么的,可以理解为他们关系好,没谁会当真。包括喻文州也这么觉得。


黄少天就这样反复着早起,早饭,荣耀,午饭,午睡,荣耀,晚饭,睡觉规律的生活,偶尔也读读王杰希发的养生小窍门,黄少天坚信身体是追鱼革命的本钱。


久而久之,久到黄少天意识到喻文州好像对谁都那么温柔,久到黄少天都觉得自己该放弃了。


不可以放弃啊,黄少天。


夏休前两天的总结会,在喻文州的主持下,圆满结束,黄少天拖着行李箱夏休前一天晚上就跑了。


据某宋姓男子偷偷爆料,这次黄少跑路连喻队都不知道,喻队找黄少问要不要全员旅游的时候找遍了整个蓝雨,突然心疼喻队啊,媳妇(划掉)黄少跑了他竟然不知道。


喻文州倚着蓝雨宿舍楼的大门看着天边的余晖,看着这座城市夜晚的来临。


夏天的傍晚是一声声悠长的蝉鸣,也是晕染了整片天的夕阳,或相伴,或别离。




评论(4)

热度(55)